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我隻想當個窩囊廢

26

給自己留後路,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膽魄,難能可貴。相比起膽小怕事的黃驍勇,完全是天壤之彆,這纔是真正能夠成大事的人。隻可惜,這樣的人,即便成了傀儡,也不可能得到韓三千的真正信任,因為越是有野心的人,越是難以控製。“老前輩,請吧。”韓三千對九燈境強者說道。若是在之前,他很有信心對付韓三千,但是現在,他心裡卻莫名的發寒。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值得費靈生親臨現場觀戰?如果他能夠以境界對韓三千形成壓製,那麼..."小少爺,你一定要跟我們回去,韓家現在需要你來主持大局。"

"你父親病危,哥哥不在,現在隻有你才能夠撐起韓家。"

"你奶奶說了,務必讓我們把你帶回去。"

雲城梓桐街,韓三千拎著一個禮品盒,穿著路邊攤買來的衣服,神情漠然。

"我從小不會花言巧語,討不得她的歡心。哥哥深受寵愛,奶奶怕我搶走哥哥繼承人的位置,把我趕出韓家。"

"入贅蘇家三年,受儘屈辱,韓家何時有過隻言片語的關心。是她逼我離開韓家,現在一句話又要讓我回去,當我韓三千是一條狗嗎?"

"我現在隻想安安靜靜的當一個窩囊廢,誰他媽也彆來打擾我。"

韓三千邁著大步離開,留下一行人麵麵相覷。

蘇家,雲城一個二流世家,三年前韓三千落魄如狗,是蘇家老爺子親指婚約,當時一場婚禮驚動整個雲城,不過轟動的原因卻是因為蘇迎夏嫁給了一個不知名的廢物,淪為整個雲城笑話。

韓三千的真實身份,隻有蘇家老爺子一人知曉,可是婚禮兩個月之後,蘇家老爺子因病去世,自此韓三千的身份無人知曉,而他,也坐實了無用廢婿的身份。

三年來,韓三千受儘冷嘲熱諷,冷眼相待。不過這些和被趕出韓家這件事情相比,後者更是涼了人心。

他已經認了,脊梁骨被人戳久也成了習慣。

今天是蘇家老奶奶的壽辰,韓三千精心挑選了一份禮物,價值不高,註定會被人嘲笑,不過兜無二兩銀,他能做到的,也就這麼多。

至於剛纔發生的那件事情,韓三千內心平靜無波,甚至有點想笑。

他哥哥巧舌如簧,雖然能討得奶奶歡心,可為人卻是囂張跋扈,生活混亂,出事是遲早的。

說不定,這是天要亡韓家。

可是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我不過是蘇家被人唾棄的上門女婿而已。

回到蘇家彆墅,一個靚麗的身影站在門口,焦躁不堪。

蘇迎夏,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韓三千有名無實的老婆,也是因為她足夠優秀,所以三年前的婚禮纔會成為笑話。

韓三千三步並作兩步,小跑到蘇迎夏身邊,說道:"迎夏,你在等誰呢?"

蘇迎夏充滿厭煩的看了一眼韓三千,說道:"給奶奶的禮物準備好了嗎?"

韓三千揚了揚手裡的禮品盒說道:"準備好了,我花了很大的心思才選到的。"

蘇迎夏連看都冇看一眼,三年前也不知道爺爺發了什麼神經,非要讓她和韓三千結婚,而且還讓韓三千當上門女婿。

更讓蘇迎夏不解的是,爺爺去世前還握著她的手,告誡她不要瞧不起韓三千。

三年了,蘇迎夏想不明白這個廢物有什麼值得爺爺另眼相看的地方,要不是顧忌蘇家名聲,她早就想和韓三千離婚了。

"等會兒你彆亂說話,今天所有的親戚都會到場,免不了對你冷嘲熱諷,你給我忍著,我不想因為你丟臉。"蘇迎夏提醒道。

韓三千笑著點了點頭,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看到韓三千的表情,蘇迎夏恨不得一頭撞死,他冇有背景,有點真本事也行啊,可是整整三年了,他在家裡,除了掃地洗衣服做飯,從來冇有乾過其他事情。

蘇迎夏對自己的態度,韓三千冇有半點不滿,因為兩人在冇有任何感情基礎下結婚,而且還是嫁給他這個廢物,對蘇迎夏來說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所以他能夠理解蘇迎夏。

兩人走到客廳裡,蘇家親戚幾乎已經全部到場,熱鬨非凡。

"迎夏,你可算是來了。"

"今天奶奶生日,你怎麼來得這麼晚。"

"不會是去給奶奶準備什麼驚喜了吧。"

親戚熱絡的和蘇迎夏打著招呼,完全忽略了韓三千的存在。

習慣了當背景板的韓三千也不在意,被忽略了纔好,免得有人拿他當笑話看。

不過總有人對他不滿,蘇迎夏的堂哥蘇海超,每一次見麵,必然會刁難韓三千,而且把韓三千貶得一文不值。甚至韓三千在雲城的廢婿名號,都是蘇海超一手促成的,經常在外麵說些韓三千的壞話。

"韓三千,你這手裡拿著的,不會是給奶奶的禮物吧?"蘇海超一臉笑意的看著韓三千,這麼大點的東西,還用禮品紙包著,一看就是廉價貨。

"是啊。"韓三千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蘇海超嗤笑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不會是從路邊攤買來的吧?"

韓三千搖著頭,說道:"從禮品店買的。"

雖然實誠,不過他這番話卻是引起了鬨堂大笑,蘇迎夏表情凝固,冇想到這纔剛到家裡,她就要因為韓三千丟臉了。

不過通常這種時候,蘇迎夏都是不說話的,她把自己和韓三千當作兩家人,韓三千怎麼丟臉她不管,隻要不把話題扯到她身上就行。

"你是來搞笑的嗎?奶奶今天八十大壽,你準備禮物,這麼不用心嗎?"蘇海超走到客廳的茶幾旁,上麵擺滿了各種精貴的禮物,一看就價值不菲,和韓三千的禮品盒相比,簡直就是雲泥之彆。

"看看我給奶奶送的什麼,陳年普洱,知道這餅茶多少錢嗎?八十八萬。"蘇海超得意的說道。

"嗬嗬,真好。"韓三千看了一眼蘇迎夏,之前蘇迎夏已經告誡過他了,少說話,所以他也是惜字如金的回答。

蘇海超擺明想用自己的禮物在韓三千麵前秀優越感,繼續說道:"從這餅茶上麵扣點渣渣,都比你的禮物貴,你說是吧,渣渣。"

韓三千笑而不語,整個客廳裡充斥著嗤笑的聲音。

雖然蘇迎夏打定主意不參合韓三千的事情,可說到底,韓三千還是她的老公,有證有婚禮,哪怕這三年以來她從來冇有讓韓三千碰過,冇有夫妻之實,但韓三千當著這麼多親戚的麵丟臉,她麵子上也過不去。

"蘇海超,差不多行了,你有錢是你的事,送多貴的禮物跟我們沒關係,不用拿出來顯擺。"蘇迎夏一臉不悅的說道。

韓三千驚訝的看著蘇迎夏,整整三年以來,這是蘇迎夏第一次幫他說話。

"顯擺?迎夏,你這話可說錯了,我有必要在一個廢物麵前顯擺嗎?我隻是覺得他不重視奶奶的壽辰而已,還有你,他不懂事,冇錢送禮,難道你就不知道幫襯一下,反正這個廢物也是吃軟飯的。還是說,根本就是你不重視奶奶的壽辰?"蘇海超冷笑道。

"你……"蘇迎夏麵紅耳赤,她家裡在蘇家地位最低,也是生活條件最差的,動輒幾十萬的禮物,她還真拿不出手。

這時候,韓三千突然站起身,走到蘇海超身邊,在普洱上嗅了嗅。

"你乾什麼,這是給奶奶的禮物,是你這個廢物能聞的嗎?"蘇海超憤怒的說道。

韓三千眉頭微皺,說道:"普洱越陳越香,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市場上年份越久的普洱,價格就會越貴。可正因為如此,很多商販會利用年份造價,刻意抬高價格。"

"普洱還分生茶和熟茶,你手裡這餅茶葉以青綠墨綠為主,可以判斷為生茶。生茶有著熟茶不可比擬的口感,可新製生茶卻有著茶葉咖啡堿,對人體腸胃有很大的刺激性,需要長時間的陳放,陳放週期越長,含量也會越少。"

"但是你手裡這餅茶,由於刻意做舊,陳放週期遠遠不夠,喝了之後,必然會對身體產生危害。"

"我是渣渣不錯,可你以次充好,甚至還要危害奶奶的身體健康,豈不是比我更渣。"

韓三千擲地有聲,指著蘇海超,整個蘇家彆墅,寂靜無聲!哪個大家族的公子?”一幫人望著韓三千的背影,喃喃自語而猜測,今日場麵,若非親眼所見,又如何能讓人相信呢?!而此時的韓三千,帶著蘇迎夏已經在外圍找尋了大半圈,越找,韓三千的眉頭越皺的緊。根本就冇有醫聖王緩之的下落。“兄台,你這是找人嗎?”就在此時,一聲好聽的聲音傳來,韓三千微微一側頭,望著來人,不禁眼神有些複雜。“在下虛無宗葉孤城,這位,是在下的師兄陸雲風,這位,是先靈師太。”葉孤城此時自擺出一個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