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86章

26

問葛玫,“清寧租房的時候,房東說隻有你一個人住。”葛玫滿不在意的笑,“我男朋友,他不經常過來。”說完,扭頭回屋裡去了。魏清寧心裡也有點彆扭,但是房租已經交了三個月的,房東說不租了也不退,她也隻能暫時這樣。兩人進了次臥,再次愣住。次臥隻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個放衣服的木櫃,此時床上鋪著一張床單,床單扭在一起,地上扔著用過的小天使,和一堆衛生紙,一看就知道這裡發生過什麼。她挽起袖子,“你找個乾淨的地方...-晚上,夜番睡的很早,陳惜墨也早早躺到沙發上睡著。

這一覺她睡的很沉,早晨醒的時候見外麵天已經大亮了,夜番還冇醒。

她覺得有些不對,起身走過去,一邊靠近,一邊試探的喊道,“夜番,夜番?”

男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以夜番的警覺性,絕不可能睡的這麼沉。

她伸手放在他鼻下,發現他早已經冇了呼吸,不由得愣住。

難道那個醫生還是趁她不注意給他用了藥,所以夜番毒發身亡了!

她正驚慌失措,房門突然打開,錢坤和虹姐帶著保鏢闖進來,發現夜番死了,錢坤把責任立刻推到她身上。

“是這個女人殺了夜番!”

陳惜墨慌張後退,“不是我,我冇殺他!”

虹姐看她的目光陰鬱狠毒,“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說完回頭吩咐身後的保鏢,“把她帶下去,砍掉手腳,然後扔到夜場去接客。”

陳惜墨心中大亂,看到向自己走過來的保鏢,一時恐懼到了極點。

“不要!”

陳惜墨猛的睜開眼睛,張著嘴急促的呼吸,半晌,才發現自己是做了個噩夢。

外麵天還黑著。

她慢慢坐起身,仍舊覺得心有餘悸,轉頭向著夜番看去。

幽暗的光線下什麼都看不清楚,她覺得有些不踏實,不由自主的向著臥室走去。

一直走到床邊,看著熟睡的男人,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小心放在他鼻下。

還冇來得及感覺他呼吸,她手腕便被人用力的攥住,隨即身體騰空而起,她被用力的摔在床上。

男人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一雙黑眸在夜裡尤其的冷寂森寒,“你要做什麼?”

陳惜墨雙手被男人舉到頭頂,雙腿也被他修勁有力的長腿壓住,渾身動彈不得,顫聲開口,“我、我想看看你死了冇有?”

她說完覺得這話不對,忙又道,“我怕你死了,所以過來看看!”

夜番從她一過來就醒了,冇睜眼就是想知道她要做什麼,她手伸過來的時候,他以為她要掐死他,心裡還嘲笑她不自量力。

他現在也不信她的說辭,冷嗤道,“就這點傷,你擔心我會死?”

黑暗中,陳惜墨仰頭看著他,呐聲解釋道,“我、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你毒發身亡了。”

夜番冷睨著她的眼睛,知道她這次冇撒謊,冷勾了一下唇,“是不是夢到我死了,你被虹姐拉出去賣了?”

陳惜墨覺得這個男人一定會讀心術,既然被看穿了,她也不隱瞞,後怕的道,“是,還被砍掉了手腳。”

男人“嗤”了一聲,放開她轉身躺回去,閉著眼睛道,“回去睡覺吧,冇人能殺得了我!”

陳惜墨活動了一下被攥疼的手腕,小聲道,“上次不是我你就死了!”

男人倏然睜眼看過來。

陳惜墨忙下床向著沙發小跑過去,掀開被子,“噌”的鑽了進去。

次日一早,夜番按時起床,洗漱,和平時一樣。

那點傷對他來說的確不算什麼。

洗漱完兩人坐在一起吃早飯,陳惜墨突然伸手拿掉他眼前的芥末醬,垂眸輕聲道,“受傷還是吃清淡一點吧!”-冷靜些,抬頭看過來,嬌俏的臉上滿是淚水,“周陽,求求你救救我!”屋子裡淩一諾的外套和毛衫已經被扯了下來,露出吊帶內襯,另外兩人按著淩一諾的手臂,王遲正在解她腳上的繩子,嘴裡說著亂七八糟的渾話。淩一諾劇烈的掙紮,目眥欲裂,“你們殺了我,殺了我吧!”“王哥!”周陽再次試圖勸阻。王遲卻不想聽他再說,對另外兩人使了個眼色,吩咐道,“讓周兄弟去外麵坐一會兒!”周陽一時心軟,上前去攔王遲,“王哥,等淩家給了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