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90章

26

有貴客的到來,同我一起見證新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此刻吉時已到,典禮正式開始。”“一鞠躬,新郎新娘拜天地,三生石上姻緣天定,謝天賜良緣!”兩人轉身,鞠躬拜天地。“二鞠躬,新郎新娘跪拜長輩親人,拜長輩養育之恩,與天同齊!”江司珩挽著圖南的手鞠躬拜謝江老覃老。“三鞠躬,夫妻對拜,舉案齊眉,永結同心!”兩人相對而立,江圖南隔著鳳冠上垂下來的珠簾,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這一刻周圍萬物幻化成鏡,她彷彿真的...-錢坤從包房離開後,心裡壓著一股邪火,先去了賭場。

剛一過去,便和一穿著短款禮裙的荷官撞在一起,女孩手裡端著一杯酒,酒潑在錢坤的襯衫上立刻暈染了一片。

“坤哥,對不起!”女孩一臉嬌羞的道歉,眼尾含媚,帶鉤子似的瞄向錢坤。

錢坤抓住女孩的手拽進懷裡,一臉不懷好意的笑,“衣服臟了,你說怎麼辦?”

女孩靠在他懷裡,咬著唇撒嬌道,“坤哥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那你去幫我換衣服?”錢坤手臂往下摟住女孩的腰。

“好、好啊!”女孩支吾應聲,惶恐的眼神裡又帶著幾分歡喜,半推半就的和錢坤一起離開。

虹姐正好看到兩人的背影,眯著眼問道,“誰?”

身後保鏢回道,“89號荷官,前天剛來的。”

虹姐冷笑,“怪不得!”

她冷漠的瞟了眼女孩的背影,繼續去忙了。

是夜

兩個保鏢進了包房,將床上的女人裝進屍袋抬出去。

女孩全身是血,大大小小的傷口幾十處,有的地方連皮帶肉的被撕扯下來,牙印異常醒目。

錢坤的心腹進來,掃了眼屍袋裡的女人,麵露鄙視和不屑。

熟悉錢坤的人都知道,他有個怪癖就是喜歡吸女人的血,被他看中的女人都很慘,偏偏還有不知死活的主動撞上來。

此刻錢坤光倮著身體靠著床頭吸菸,大大咧咧的伸著長腿,嘴角的血痕還冇完全乾涸,眼神陰冷的看著女人被抬出去。

心腹手下拿著熱毛巾遞過去,“坤哥痛快了?”

錢坤接過毛巾,目中透著邪獰,用力的擦了一下嘴角,冷聲道,“不痛快,一天不弄死夜番,我就不痛快!”

手下低著頭,聲音粗噶,“坤哥是季爺的親外甥,夜番再被看重也是外人!”

錢坤憤怒的將毛巾摔在地上,“他這個外人要騎到我脖子上了!”

手下低著頭,厚眼皮顫了顫,陰冷的聲音沙啞道,“黃老最喜歡白白淨淨的女孩,讓手下的人到處蒐羅。如果夜番的女人被黃老看中,他會放棄那個女人,還是為了她反抗季爺?”

錢坤眼神頓時一亮,慢慢裂開嘴,眼中透著興奮和殺氣,轉頭對手下道,“把那個女人的照片給黃老送去。”

手下立刻應聲,“是!”

*

陳惜墨半夜突然驚醒,看了看時間,剛剛夜裡兩點。

看看外麵漆黑的夜色,她突然想江城現在是幾點,她爸媽在做什麼?

如果發現她失蹤了,他們現在一定很焦急。

可是她和宋雨涵中途被轉賣了一次,家裡人就算髮現她們失蹤了,能找到她們嗎?

“睡不著?”

黑暗中突然傳來低沉的一聲。

陳惜墨嚇了一跳,坐起身來看向臥室的方向,輕聲問道,“我又冇出聲,你怎麼知道我醒了?”

男人冇說話。

陳惜墨抱住膝蓋,看向外麵,黯然道,“我想我爸媽了!”

夜番也坐了起來,拿了支菸銜在嘴裡,打火機的火焰一閃而逝,照出男人輪廓立體的五官,他吸了口煙,啞聲道,“不好好在家裡呆著,亂跑什麼?”

陳惜墨低聲道,“我和同學畢業旅行時被騙的,四年的同學,誰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做?”-緩了聲音安撫,“大少爺,乖乖回去睡覺,好不好?”喬柏霖眼神無辜且執著,甚至透著一絲單純的澄澈,“我想抱著你睡。”姚婧有些頭疼,為什麼喝醉酒的喬柏霖是這麼黏人?她耐心哄道,“兩個人一起睡都睡不好,你回房睡,明天早上我去看你。”喬柏霖似接受了這個提議,“那你親我一下!”姚婧暗暗咬牙,推著門的手放下來,靠近他一步,墊腳親在他下巴上,輕輕的一吻,低聲道,“可以了嗎?回去、”姚婧話冇說完,便被男人直接抱了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