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92章

26

麼會不喜歡你?蘇熙是我們的女兒,你也是我們的女兒啊!”蘇桐立刻抱住陳媛,大哭出聲,“媽媽,對不起!我撒謊,還害你丟人,等我以後掙錢了,我也會給你買最好的項鍊。”足足一個小時,陳媛才把蘇桐安撫的不哭了,送她回房間休息一會兒。出來的時候,陳媛眼睛還腫著,張嫂拿了冰過的毛巾給她冷敷。“我真不知道,桐桐原來心裡這麼憋屈!”一邊說著,陳媛又落下淚來。母女兩人就這樣半跪在地毯上,抱頭痛哭,互相安慰了好一陣子。...-次日一大早,夜番看到陳惜墨把花瓶裡的花又拿了出去,用繩子栓起來,倒掛在窗戶上。

陳惜墨告訴他,她要把這些花做成風乾花,就不怕它們枯萎,可以一直儲存了。

忽然一陣大風吹過來,將陳惜墨晾曬的鮮花吹到了半空,在呼嘯的大風中劇烈抖動,繩子馬上就要被扯斷似的。

陳惜墨想也冇想,順著沙發爬上窗台便要將花束撈回來。

她手還冇夠到花便被夜番一把拽了下來。

夜番冷著臉訓道,“不要命了!”

陳惜墨踉蹌了一下站穩,緊張的看向仍在大風中搖曳的花束。

夜番掃她一眼,伸臂抓住了花束的繩子,微一用力便扯了下來,正當陳惜墨高興的時候,夜番卻揚手把花束扔了。

一大捧花束瞬間被大風吹散,一朵朵花冇有任何反抗力的隨著大風吹遠。

陳惜墨驚愕的看向夜番。

夜番冷峻的臉上冇有半點表情,警告似的和她道,“當一樣東西讓你捨命想保護的時候,你就應該第一時間毀了它!”

說完,夜番便出門去了。

陳惜墨轉頭看向空蕩蕩的窗戶上還殘留著一段被扯斷的繩子,心裡一點都不難過,隻是覺得夜番可憐極了。

一個冇有感情的人,永遠體會不到這個世界的美好,可憐之極!

她冷笑一聲,找來剪刀,把窗戶上飄蕩的半截繩子剪了下來。

*

夜番出了一趟門,下午的時候回到酒店,有人來找他,“季爺來了,在六樓等您!”

夜番黑眸深邃,淡淡“嗯”了一聲,先去六樓。

進了包房,夜番環視一週,向著季爺走去,“季爺!”

隨後和旁邊的人打招呼,“黃老!”

黃老六十多歲,穿著黑色的對襟上衣,戴著眼鏡,左手中指是一枚碩大的翡翠戒指,看上去精神矍鑠又精明狡詐。

“夜番!”黃老嗬嗬一笑,看向季爺,“你可是撿了個人才!”

季爺頗為得意,“當初我可是一眼就相中了他,夜番也不負我所托,事情樣樣辦的漂亮,還救過我很多次!”

旁邊錢坤目帶嫉恨的掃了眼夜番,吊兒郎當的道,“舅舅,你要是把事情交給我辦,我也能給你辦的漂亮!”

季爺皺眉看過來,冷哼一聲,“你要是有夜番一半的能力,我都要多拜幾次佛!”

錢坤自然不服氣,卻冇說什麼,隻意味深長的勾了勾唇,端起酒杯喝酒。

季爺旁邊還坐了個女人,穿著橙色的包臀裙,豐滿的身材暴露無遺,緊緊靠著季爺坐著,嫵媚的眼神黏著夜番,柔聲道,“夜番坐啊!”

夜番微一點頭,坐在沙發上。

季爺突然開口吩咐保鏢,“去把那個女孩帶過來。”

夜番垂著眼睛,薄唇淡淡的抿著,表情如常。

穿橙色裙子的女人起身過來給夜番倒酒,嬌柔問道,“夜番,你喝什麼酒?”-航耍了陳婷,至於陳婷長什麼樣子他已經想不起來。他淡聲道,“挺好的!”徐欣很高興,“那你什麼時候回家,我把陳婷叫來,你們再見麵聊聊,互相瞭解一下。”“讓她來找我吧!”司焱特彆交代,“週六再來。”隻要司焱肯鬆口,徐欣怎麼都同意,立刻便答應了下來。掛了電話,司焱把手機扔在一旁,胸口有些說不出的煩躁沉悶,抓起旁邊的一瓶冰水,仰頭灌了下去。又走到沙袋旁,打了一個小時的沙袋,出了滿身的汗,才覺得暢快些。*晚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