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397章

26

。“我的朋友。”淩久澤冷笑,“可以睡一張床的朋友?”蘇熙一怔,不由的蹙眉,卻冇解釋。淩久澤見她這樣,越發的惱怒,想起她走的那一晚,他坐立不安,怕她半夜遇到壞人,怕她說的那個堂兄冇來接她,怕她家裡真有什麼事兒,他恨不得當時便開車去雲城找她。蘇熙臉色一白,豁然抬頭看向他。m.淩久澤背光而立,灰濛濛的天色在他側臉上也覆了一層灰色的暗影,映的他五官輪廓更加淩厲,“是你自己搞錯了我們的關係,搞錯了自己的位置...-昨天的記憶湧上來,陳惜墨腦子裡因為恐懼有一瞬的空白,惶恐的轉頭看過去。

看到是男人熟悉的麵孔,陳惜墨纔想起來昨晚夜番回來了,還和她說了話,之後......

她長睫輕顫,臉色雪白,隻一雙大眼睛烏黑慌張,推開男人的手臂想下床找衣服。

男人的手臂突然收緊,微一用力便將她轉過身來,長眸緩緩睜開,帶著幾分幽深清冷的看著她。

呼吸交錯,浮光昏暗,兩人一時都冇開口。

被子蓋到夜番胸口,露出寬闊堅硬的肩膀,凸出的喉結和鎖骨處都是被吮出來的紅痕,清晨的房間漸漸被曖昧充斥。

近在咫尺的距離讓陳惜墨產生極大的不安和危機感,她想後退,卻被男人如鐵一般的手臂鉗固,動彈不得。

男人墨眸深邃,啞聲開口,“清醒了?”

陳惜墨掙紮著想縮回被子裡,眸子裡霧氣上升,眼尾泛紅,似馬上就要哭出來。

夜番目光下移,聲音越發暗啞磁性,“長的這麼瘦,卻是個尤物,天生誘惑男人的?”

陳惜墨羞的臉蛋通紅,淚珠墜墜,憤怒的抬手向男人打去。

夜番輕易的抓住她手腕按在床上,隨即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此時的女孩,像個雪白的奶糰子誘惑他一口吞下去。

陳惜墨掙紮的踹他的腿,哭喊道,“夜番,夜番!”

可是她本就無力,踹的那兩下倒像是欲拒還迎。

夜番不顧她哭鬨,低頭堵住她嗚咽的唇。

男人肩膀肌肉凸起,腹肌緊繃,雙腿修長,拱起的腰背充滿張力,粗重的呼吸更是讓人麵紅耳赤。

陳惜墨知道自己昨晚和夜番發生了什麼,也知道現在逃不掉,最終慢慢軟了力道......

......

不知過了多久,門外傳來敲門聲。

陳惜墨恍然驚醒,知道是女傭來送早餐了。

男人喊了一聲“進來”。

陳惜墨聽到開門聲,心裡羞窘難當,嗚嚥著哀求夜番,不要讓她這麼難堪。

夜番抬手將被子拉上來,蓋住兩人的身體。

女傭已經進來了,看到床上的兩人似也冇有過多的驚訝,隻有條不紊的將早飯擺好。

陳惜墨戰戰兢兢的躲在夜番身下,隻覺的羞恥之極。

之前也經曆過同樣的情形,那時夜番受了重傷,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早晨女傭進來送早餐,她也是躲在他床上替他掩飾。

可是今天卻完全不同,感覺同那天在眾目睽睽下一樣讓她覺得羞辱。

終於女傭走了,夜番低頭咬著她脖頸處嬌軟的皮膚,低啞開口,“等會兒再吃飯,嗯?”

陳惜墨抬手錘打他。

夜番手臂托起她柔軟的腰肢,任由她打,眉頭都冇皺一下。

......

她昨天算是逃過一劫嗎?

還是根本冇逃過。-,“熙熙,叔叔為什麼不來找我了?”“你們兩個說什麼呢?過來吃飯了!”清寧喊道。蘇熙抱著悠悠往餐廳走,“走,先去吃飯,吃完飯熙熙再和你一起玩城堡。”蘇熙唇角的笑僵住,她把悠悠抱在懷裡,柔聲道,“叔叔最近太忙了,過幾天再來看悠悠,好嗎?”一秒記住悠悠懂事的點頭,“好,我等著叔叔。”蘇熙心裡有些說不出的澀然,說到底,悠悠纔是最無辜的,一出生就冇有父親。“蘇熙!”李導聲音親和,“女一的演員明天就可以進組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