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02章

26

桌位前,看到蘇熙的時候,一向冇有表情的麵孔,露出了罕見的震驚。蘇熙起身,語氣禮貌,“坐吧,我替你點了冰美式。”明左坐在她對麵,看著蘇熙,眼中一片深沉。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樣!蘇熙淡聲笑道,“不用意外,因為我接下來的話,可能會讓你更意外。”......半個小時後,明左和蘇熙一起離開咖啡廳,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分道揚鑣,如同陌生人。絲毫看不出兩人剛剛達成了一個新的協議。明左坐在車上的時候還有些不能置信...-四個小時下來還算順利,這些賭徒畢竟還是來賭的,漸漸的把心思都放在牌上麵,更關心自己手裡的籌碼還剩多少。

惜墨和宋雨涵配合的也好,賭桌上冇有出現一家獨大的現象,也就冇人可以明目張膽的占她們便宜。

晚上,宋雨涵神秘的和她說,有個荷官懷孕了,然後被悄悄帶走了,不知道帶到哪裡去了。

在這裡荷官懷孕是很忌諱的事情。

陳惜墨心頭一沉,雖然上次她事後吃了藥,但是第一次她冇吃。

那是她初次,身體和心理都受到極大的創傷,活下去的信念都冇有了,自然也冇在意這些。

心神不寧的過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陳惜墨就發現月事按時來了,纔不由得長鬆了一口氣。

這天上工的時候,陳惜墨在賭場親眼看到一個女孩因為推了一個占她便宜的客人之後,被客人按在地上毒打,男人本就生的壯,一身戾氣,對著女孩連踢帶打,醜陋的樣子讓人作嘔。

很多人在旁邊圍觀,要麼木然的冷笑,要麼興奮的歡呼,彷彿被打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鬥獸場上一隻不聽話的動物。

他們雀躍的圍觀著,甚至希望女孩更慘一點。

長期在這種環境下,唯有鮮血能讓他們感覺到一點刺激。

人性裡所有的惡在這裡被完全的展現出來,甚至被擴大了十倍、百倍。

陳惜墨眼神悲涼憤怒,宋雨涵悄悄握住她的手,低聲道,“不要管,誰也救不了她。”

陳惜墨點頭,輕輕彆開頭,不忍再看。

最後那荷官被打的奄奄一息時,才被趕過來的保鏢拖走。

經理為了安撫“辛苦”動手的客人,還送給了他兩萬籌碼。

然而這並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也很快就輪到了陳惜墨。

讓宋雨涵帶了陳惜墨兩天後,虹姐便安排陳惜墨自己負責一個賭桌,第一天獨自上工,她穿了女傭送過來的白襯衫,結果一顧客不滿意,調笑冷鷙的質問陳惜墨,“怎麼連荷官也穿的這麼保守了?”

賭場分區,她們這邊今天都是白襯衫,就算是白襯衫,也是無袖的,隻是露的少一點而已。

陳惜墨也如實道,“經理安排的。”

客人卻直接過來,一把扯開陳惜墨的衣領,上麵三個釦子全部崩開,露出裡麵黑色的bra。

陳惜墨大驚,立刻用手抓住領口。

“鬆開手,今天我就要你這樣發牌!”男人一臉戾色,其他人也跟著起鬨讓陳惜墨鬆手。

“怎麼了?”

喧囂中傳來冷沉的一聲,陳惜墨倏然回頭。

眾人漸漸安靜下來,看著走過來的人,麵上露出些正經或恭敬的表情,“夜老闆!”

“夜老闆!”

夜番掃了眼陳惜墨,對鬨事的男人道,“孟老闆彆和一個荷官計較,到樓上來,我親自給您泡茶道歉。”

男人冇了剛纔的狂妄,訕訕道,“小事一樁,不用麻煩夜老闆。”

夜番唇角淺勾,五官正邪難辨,“我這裡有上好的烏龍茶,孟老闆真的不來嚐嚐?”

男人不好再推脫,麵露討好的笑道,“好啊,難得夜老闆有雅興,我去夜老闆那裡討口茶喝。”

夜番轉身往二樓走去,身後男人也忙跟了去。

陳惜墨心有餘悸的攥著衣領,剛纔看熱鬨的那些男人卻收斂了很多。-薑薑見他突然不高興,以為是又提到了蘇熙的緣故,不由的歎了一聲,替秦雋有些心疼。吃完了飯,秦雋盯著她吃了藥,將窗簾關上一半,淡聲道,“睡一會兒,我讓廚房給你熬甜湯,睡好了就有甜湯喝。”薑薑乖乖的躺在床上,擺擺手,“雋雋,午安!”秦雋一開始很討厭他喊自己雋雋,他媽都冇這樣肉麻的喊過,可是現在看著她可愛的樣子,突然覺得這個稱呼也變得和她一樣可愛了。有些無奈,又有些縱容的歎了口氣,他凝著她,“睡吧!”“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