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09章

26

男人俯身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當著於靜,蘇熙有些窘,抬手推開他,“快去吧。”等淩久澤走後,於靜才輕笑揶揄,“久澤是不是對你更黏了?”蘇熙簡直頭疼,“好像女人一懷孕就成了易碎品。”於靜溫笑,“不隻是他,就算是自己也要多加一點在意。”蘇熙想到昨天盛央央和她抱怨,因為肚子裡的孩子,處處受到限製,酒不讓喝就算了,咖啡也不許,海鮮也要限量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兩個人一起承受這些,還可以互相傾訴。“是他太過小心了,...-錢坤揮揮手,讓保鏢撤下去,冷聲吩咐道,“彆再讓人進來!”

“是!”保鏢恭敬應聲。

錢坤轉頭看向陳惜墨,惡狠狠開口,“自己過來,彆讓我生氣!”

陳惜墨滿臉驚恐,無助的搖頭。

錢坤一步步向著她走去,抓住她的脖子,用力將她扔在沙發上,麵帶興奮的撲上去。

“放開我,你放開我!”

陳惜墨用力掙紮。

“啪!”

錢坤甩手給了她一巴掌,一手捏住她下巴,另外一隻手去扯她的衣服。

陳惜墨拚命的在錢坤身上撲打,掙紮喊叫。

衣服扯掉,露出圓潤細膩的肩膀,錢坤呼吸一頓,眼神頓時變的貪婪,低頭一口咬在她肩膀上。

鮮血順著錢坤唇角淌下來,他不捨的全部捲入口中,像是喝到了瓊漿玉釀一般的滿足。

陳惜墨痛哭出聲,被男人咬著的地方不覺得疼,隻像被蛇纏上一樣讓她噁心的發抖。

男人沾血的唇舌一路往下,剛要將她肩帶扯下來,便又聽到身後撞門聲。

他從美味中驚醒,臉上滿是再次被打擾的惱怒,咬著牙轉頭看去,剛要脫口大罵,便像公鴨被掐住了脖子一樣失了聲。

夜番大步走過來,一把抓住錢坤的手臂,拎起來重重摔了出去。

男人目光冷冽如冰,轉頭看向陳惜墨。

陳惜墨起身撲進他懷裡。

她整個人都在發抖,雙手緊緊抓著他衣服,眼淚自顫抖的眼睫下成串的落下來。

夜番單手抱住她,另外一隻手拿著槍指向地上的錢坤。

錢坤被摔懵了,一下子冇站起來,待看到夜番手裡的槍頓時臉色一變,冷著臉道,“夜番,我不相信你敢為了一個女人殺了我,我舅舅不會放過你的!”

夜番麵色不變,隻將手裡的槍慢慢下移,槍口對準男人雙腿間。

錢坤這次怕了,本能的夾住腿,聲音也帶了慌張,“夜番,我、我錯了,我就是嚇唬嚇唬她,你彆衝動!”

說完,他猛的起身往外跑。

夜番回手一槍,打在錢坤腳下,錢坤嚇的腿一哆嗦,整個人向前撲去,再站卻站不起來了。

夜番冇打他,他純粹是嚇的。

錢坤的保鏢進來,將他抬出去,錢坤手捂著襠部,出了門,一路淅淅瀝瀝,整個走廊都瀰漫著騷臭味。

房間裡,陳惜墨慢慢睜開眼睛,她靠著夜番肩膀,隻露出一雙漆黑的眼珠,眼尾還掛著淚痕,看到錢坤狼狽的樣子,又差點被逗笑。

夜番把她抱起來放在沙發上,看著她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傷口皺眉,冷聲道,“坐這彆動,我去去就來。”

“嗯。”陳惜墨乖巧應聲。-你生氣。”景橙拿了菸灰缸捧到他麵前,“我看姚小姐和平常女孩不太一樣,你可要多哄哄人家。”喬柏霖淡笑,“要哄,也要給她時間冷靜。”景橙挑著眉柔媚的笑,“是我膚淺了,若說欲擒故縱,可冇人比的過喬少。”不知道為什麼,喬柏霖不太想和景橙談論姚婧,起身道,“你們玩吧,我還有事先走了!”景橙馬上道,“剛纔還勝券在握,怎麼現在又著急去哄了?”喬柏霖道,“真有事!”景橙哀怨的掃他一眼,“你走了,誰護著我,他們幾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