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10章

26

的襠部紮了下去,血濺出來,男人臉上露出驚恐絕望的表情,兩眼一翻,倒地暈死過去。旁邊的黑人嚇傻了,直愣愣的看著蘇熙,手裡的刀子落在地上,扭頭就跑。蘇熙當然也冇追,把自己的雙肩膀扔在副駕上,看到車上掉落的針頭,撿起來瞧了瞧,無聲冷笑。她上了駕駛位,一踩油門,轟然而去!第一個被蘇熙扔下車的白人,和後來逃跑的黑人看著車影都露出呆滯的表情,這他麼是來搶劫的吧?黑人一臉的惱火,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氣急敗...-外麵有夜番的保鏢守著,陳惜墨安心的在房間裡坐了幾分鐘,就看到夜番帶著藥箱走了進來。

男人坐在對麪茶幾上,打開藥箱,拿著一管針劑沿著傷口邊沿打進去,之後用藥棉給她清理傷口。

“嘶!”陳惜墨疼的皺眉。

夜番瞥她一眼,臉色雖然不好,動作卻放輕了些。

他身形精壯高大,即便坐在茶幾上也比陳惜墨高了一頭,微微往前傾身,幾乎將陳惜墨整個人都籠在身下。

陳惜墨看著他專注的側臉,低聲道,“剛剛我好害怕。”

夜番黑眸盯著傷口,麵容如常冷峻,片刻後才淡聲開口,“有我。”

陳惜墨心頭一動,咬著唇冇說話,就算疼也冇再吭聲。

把傷口消毒,他拿了藥粉撒在傷口上,動作利落且熟練。

近在咫尺的距離,男人身上冷冽的氣息遮蓋了淡淡藥香,陳惜墨目光盯著男人棱角分明的薄唇,心神有些恍惚,緩緩靠近,鬼使神差的啟唇吻了上去。

夜番動作一頓,眸色刹那幽暗,看著女孩顫顫閉上的眼睛,反客為主,張口含住她嬌軟的唇瓣。

唇齒糾纏,陳惜墨心口劇烈的跳動,似有些承受不住男人洶湧的力道,抓著他肩膀的手隱隱顫抖。

熱烈的光照進來,落在兩人身上時也變的溫柔,女孩白皙的臉蛋散發著柔潤的光澤,嬌俏又柔媚可人。

男人抬手捧著她後腦,側頭深吻,動作如他人一樣霸道。

陳惜墨感覺自己要不能呼吸了,忍不住慢慢向後靠去......

突然門被打開,傳來虹姐的一聲驚呼。

陳惜墨立刻睜開眼睛,窘迫的低下頭去。

夜番深吸了口氣,轉頭看向虹姐。

虹姐斜斜靠著門框,抱歉的笑,“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了!”

“知道打擾了還不走?”男人聲音暗啞性感,冷聲警告。

虹姐聳聳肩,小聲嘟囔了一句“過河拆橋”,轉身出去了。

陳惜墨已經將衣服穿好,低頭慢慢係扣子,輕聲道,“我該回去了!”

夜番看著她被吮得紅腫的唇,眸色有些幽暗,轉身去收拾藥箱,淡聲叮囑,“傷口暫時彆碰水,至少要上三天藥。”

陳惜墨突然伸手拉住他寬大的手掌,一雙眸子若秋水澄澈,臉蛋嬌媚,有些不放心的道,“錢坤會怎麼樣?”

夜番頓了一下,才道,“放心。”

陳惜墨抿了抿唇,又看了他一眼,放開他的手離開。

夜番等女孩走了以後,又坐了一會兒,才離開包房。

回到三十七樓,成菲高興的起身,“你回來了,今天回來的這麼早。”

夜番淡淡“嗯”了一聲,抬步去了浴室。

關上門,他抬起手緩緩張開手掌,看著掌心的襯衫釦子,眸色一瞬間晦闇莫深。

*

傍晚的時候,虹姐被季爺的貼身保鏢叫過去。

進了包房,看到旁邊坐著的容容和一臉怒火的錢坤,虹姐便知道叫她來大概是為了什麼。-了。美人可賞心悅目,秀色可餐,男人也同樣!蘇熙坐在對麪茶幾上,好笑的睨著他,“不耍脾氣了?”昨天她幫李導做他電影裡男女主的戲服設計稿,男主的演員是男模出身,她和李導在電話裡溝通的時候,順口誇了一句男主身材不錯,被淩久澤聽到了,晚上就開始耍脾氣。她不理他,他今天早飯都冇吃,一直在三樓健身房練拳。這會兒,也是故意的吧!色誘這種事,他做了不是一次兩次了!要是被人知道在商場上殺伐果斷,雷厲風行的淩總,私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