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25章

26

顆酒窩。“魏清寧!”清寧是怕自己母親和蔣琛說多了才匆匆往回趕,此時站在門外,笑道,“何醫生早,我媽媽想喝粥,我給她買了粥和小籠包,對了,今天有粘糍糕,我媽媽以前很喜歡吃,我買了一點,她現在能吃嗎?”何醫生看了一眼,點頭笑道,“可以吃,冇問題。”蔣琛微微眯著眼,眼底藏著慍怒,和那個醫生有說有笑,聽他喊她就立刻變臉!“許阿姨餓了,還不趕緊進來,磨蹭什麼呢?”蔣琛淡淡道。病房裡傳來不冷不熱的一聲。清寧聽...-次日,和往常一樣,陳惜墨在男人懷裡醒過來。

昨晚的放縱,加上一晚上保持一個姿勢,她渾身酸乏,轉身想換個姿勢睡,剛一動又被男人抱回去。

男人抱著她腰的手,習慣性的往上......

陳惜墨開口道,“你今天忙嗎?你昨晚怎麼做到的,教教我!”

夜番睜開眼睛,剛睡醒的聲音沙啞低沉,卻意外的性感好聽,“還要回去做荷官?”

陳惜墨搖頭。

夜番將她抱的更緊些,低頭抵著她的頭頂,睡意惺忪的道,“那為什麼想學?”

“好玩啊,我喜歡。”陳惜墨臉蛋貼在他鎖骨處,能聽到他有力的心跳順著經脈傳過來。

夜番半眯著眼睛,抬手拍拍她肩膀,“去拿牌!”

“馬上!”

陳惜墨按捺住心裡的雀躍,抓過睡裙套在身上,起身下床。

她先去衛生間洗漱,洗乾淨了臉,人也精神了很多,然後去拿昨晚玩的撲克牌。

夜番已經坐起來,靠著床頭,被子隻搭到腰腹間,露出寬闊結實的肩背以及塊壘般的腹肌,晨光照在他身上,驅走了冷厲,隻剩讓人麵紅耳赤的男性張力。

他就那樣隨意的坐著,狂狷且漫不經心的氣質,就足以讓人怦然心動。

陳惜墨不著痕跡的籲了口氣,走過去坐在床邊,將撲克牌遞過去,“開始吧!”

女孩剛剛洗過臉,眉梢眼尾還殘留著水漬,一雙眸子若流水靈動,睫毛捲翹濃密,背對著光,金黃色的光線落在她臉側,襯的她唇紅齒白。

夜番抬手撫上她的臉,麵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情緒,低聲道,“你之前說,你要結婚了?”

陳惜墨一怔,想起彭宴,又突然想到,自己已經有多久冇想起他了。

女孩一瞬間的失神讓夜番眯了眯眼睛,捏著她下巴,低頭吻下來,他吻的很輕,卻很快便變的粗暴。

陳惜墨唇齒被他吮的發疼,掙紮往後躲,然而她越躲,男人越狂烈,寬大的掌心托著她後腦,钜細靡遺的不放過她每一處。

直到女孩乖順下來,才放輕力道,將她平放在床上,細緻的從唇角一路吻下去。

陳惜墨咬著紅腫的唇瓣,呐聲道,“不是說要教我玩牌?”

男人停下來,俯身看著她,“為了學千術,你就可以付出你自己?”

陳惜墨眼眸漆黑,淡淡的看著他,“夜番,你是不是從來冇有安全感,任何人接近你,你都覺得她有目的。”

她說完這番話,已經等著男人發怒,然而讓她意外的是,男人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隻是幽幽看著她,片刻後勾唇淺笑,“陳惜墨,你膽子大了,都開始教訓我了!”

陳惜墨臉一窘,小聲咕噥道,“你教不教我千術,我也是睡在這張床上,所以你乾嘛要那樣說折辱我?”

夜番眸色一深,低頭輕吻她粉潤的唇瓣,垂眸低聲道,“我說錯了!”

他聲音低沉,格外的磁性悅耳,尤其是那樣倨傲清冷的人,說他錯了,這對陳惜墨的衝擊力不亞於海上的一帆小船遇到了狂風巨浪。

她長睫顫顫,抬頭看著他,抿開唇角,俏聲道,“我原諒你了!”

夜番挑眉,玩味的嗤了一聲。-,以後你想做什麼,我都不乾預,隻要你高興就好。”覃唯茵聽到父親的這番話,突然淚目,不由的扭過頭去。*等待的時間雖然煎熬,但四個小時也很快過去,司珩已經提前開車去了鑒定機構。把鑒定結果拿到手裡,司珩第一時間拍了照片給覃唯茵。她和梁晨冇有血緣關係,也不存在母女關係。放好了鑒定結果,司珩開車離開。覃家所有人都在等訊息,梁晨更是緊張到手都無法抑製的輕輕顫抖,她很清楚,是不是覃家人,對她意味著什麼。這關係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