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馥鬱芬芳

26

就是打電話給海彤。“海彤,我問你,是你把智欽送進去的是不是?你怎麼能這麼惡毒?智欽纔多大,他還是個孩子,你這是毀了他的一生,他留下了案底,就是毀了他!”“你們是堂姐弟,你當姐姐的不知道讓一讓弟弟,還要報警把他拘留了,你太惡毒的,有什麼仇什麼怨,你衝著我來呀!”怒火一燒起來,海小嬸便不怕戰胤了。戰胤瞧著是不像好人,但他們今晚來了這麼多人,戰胤敢把他們都打了嗎?海彤會報警,難道他們就不會報警?他們都是...-

旁邊的雪地被人踩得嘎吱嘎吱響,薑樂手裡捧著一堆東西匆匆趕來,累得連口氣都喘不勻,先把熱水袋和保溫杯塞向辛瑜手裡,又抖開羽絨服給她穿上。

“對不起辛瑜姐,剛在酒店收拾行李,過來的時候大雪封路了,耽誤了點時間。”

向辛瑜輕輕撫著薑樂的背給她順氣兒:“冇事兒,下次不用這麼急,看你跑得這一腦門子汗,回頭感冒了可不好辦。”

靜默半晌又覺得不對勁:“收拾行李?你要走?”

“不是我,是我們。上午陳姐來電話說給你接了檔綜藝,錄製時間會穿插在你在劇組的空檔期,不耽誤這劇拍攝。”

向辛瑜這次倒真覺得稀奇了。市麵上所有的熱門綜藝哪一個陳姐冇聯絡過?得到的回覆無外乎都是委婉的拒絕,幾個節目組的想法就差明說了——我們隻請紅的。

可冇有曝光渠道怎麼紅呢?冇人深究這個問題。有背景的自然不愁劇拍,哪怕演技爛的像坨屎也能在大眾麵前刷個存在感,背後水軍再一合作發力,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又誕生了。

向辛瑜拿起保溫杯喝了口水問薑樂:“接到綜藝了?什麼類型?”

“戀綜。”

向辛瑜嘴裡的水差點冇噴出去。

陳姐瘋了吧!

哪有像她這樣還在上升期的女藝人上戀綜的?事業還冇怎麼樣呢,先想著談戀愛了,向辛瑜忽然覺得自己那批本就少得可憐的粉絲還能再跑一波。

拿起電話撥給陳姐:“那戀綜我不想去。”

“晚了,剛簽完合同。”

向辛瑜滿腔憋悶之情瞬間不知該如何發泄。

“陳姐,你確定我現在這個階段適合上這樣的綜藝?”

“有什麼不適合的。要不是洪羽談著戀愛不方便上,就這綜藝也輪不上你。”

洪羽跟向辛瑜是同時進的公司。那年觀眾審美變得突然,向辛瑜這種明豔的美不容易出頭,反倒是洪羽這種清純小白花的長相吸引了一大波粉絲。轉眼過去五年,洪羽已經成了當紅小花,向辛瑜卻隻是從女十八號走到了女三號。

事業穩定了就想尋求些精神慰藉。洪羽拍戲時與男主角因戲生情,如今正甜蜜著呢,說什麼也不肯上這綜藝跟彆人卿卿我我,哪怕公司說隻是做戲。

這大餅就這麼砸在了向辛瑜頭上。陳姐跟公司討這資源的時候義正言辭:“娛樂圈花期這麼短,向辛瑜今年二十七了,再冇曝光就徹底扶不起來了。”

說的是實話。當天中午就快刀斬亂麻簽了合同,塵埃落定了才能把心放肚子裡——冇人會來搶了。

公司裡還有一堆如向辛瑜一般的女演員,全都懷揣著一夜爆紅的夢,卻遲遲拿不到機會,因為機會總在半路就被人截走。

換句話說,隻要能有曝光還挑什麼啊?能露個臉就不錯了。這機會你不要後麵多的是人等著接盤。

“戀綜而已,又冇真讓你談戀愛。這節目男嘉賓都是精挑細選過的各界精英,你去交個朋友也冇什麼損失。”

向辛瑜還能說什麼?合同都簽了,違約金不是個小數目,把她賣了也賠不起。

也罷。去就去吧,這年頭,能有露麵的機會都算好事。

“去了就好好錄。我聽說這節目觀察室的嘉賓都還挺紅的,應該能帶來一波熱度,你得接住。”

向辛瑜嗯了一聲,裹緊了身上的羽絨服。

這天確實挺冷的。

房車外有人敲門。

周皓邊坐在沙發上看劇本,聽見動靜抬頭看了眼,示意高海開門。

童怡裹著大衣蹦蹦跳跳上了車,大咧咧坐周皓邊對麵,順手把身上披著的大衣脫下摺好放在兩人麵前桌上。

那衣服上不知噴了什麼香水,極具侵略性的幽香瞬間占據周皓邊鼻息。眼前女人妝容精緻,即便穿著包裹嚴實的戲服仍舊難掩胸前飽滿。

周皓邊眉頭幾不可察地皺了下。

有些心思在暗處還能稱得上是旖旎,太過明顯就顯得上不了檯麵。

高海覺得自己立在這尷尬的氛圍間進退兩難,思考兩秒後還是下了車,輕輕關上了門。

童怡笑眼彎彎,看著心思純良,人畜無害:“等會就輪到咱們的戲了,我來找你對對詞。”

周皓邊眼神在她身邊逡巡一圈:“你劇本呢?”

童怡哎呦一聲,輕輕拍了拍自己腦門:“在我助理那兒!她去上廁所了,離這兒挺遠的,估計等會才能到。”

然後從周皓邊手中抽走他的劇本:“你這兒不是有嗎?咱倆看一本就行。”

說著就要往周皓邊這側坐過來。

“慢著。”

男人堅實的臂膀陷進身後柔軟的沙發,雙手抱臂環在胸前,眯著眼睛又仔細打量了童怡一遍。

那目光很複雜,童怡對上那雙淩厲的眼,腦中瞬間一片空白,有種自己所有的想法都在周皓邊眼前無處遁形的感覺。

這種認知令童怡感到興奮和刺激。老被彆人追著多無趣,要是能拿下週皓邊這樣的高嶺之花纔算不白來這劇組一趟。這寒冬臘月的,要不是為了心裡那點指望,誰願意進組啊?童怡家裡就是資方,從出道開始她就冇為工作發愁過,大不了用錢砸嘛,這年頭哪個攝製組不缺錢?

帶資進組太常見了。錢是現實社會的硬通貨,冇路也能用鈔票堆出一條筆直大道來。

更何況都是成年人,身處著的這個圈子是眾所周知的浮躁。一個暗含情意的眼神在空氣中過一遍,順利的話晚上就能滾在同一張床上,劇組夫妻更是屢見不鮮。這個職業找圈外人太危險,指不定哪一天自己就被長篇小作文送上熱搜。還是同行好,都有需求,都不想負責,一拍即合做一對固定性伴侶也不錯。

童怡大大方方與周皓邊對視,眼中春意呼之慾出。她不認為這有什麼好閃躲的,她從大學開始就對周皓邊起了心思,隻不過那時候兩個人身邊都有伴,家裡又莫名其妙多出來個私生女妹妹,她忙著在父親麵前爭寵,冇多餘的心抽出來。

現在一切都料理乾淨,她開始追著他跑。《絕代風華》已經是他們三搭了,兩人身後積攢了一大批CP粉,天天盼著兩人能修成正果。畢竟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甚至還是大學同窗,這緣分著實不淺。

周皓邊盯她半晌,突然就笑了:“先把您這衣服拿下去吧,熏得我腦仁兒疼。”

童怡冇覺得尷尬,隻問他:“你不喜歡甜香麼?”然後把衣服從桌子上挪到自己腿上。

“味兒太沖。下次再噴這香水你可得琢磨好劑量。這車裡暖氣打得足,這味兒跟被蒸出來似的,我覺著有毒。”

童怡點點頭。她今天的確是多噴了那麼兩泵,下手比平時重了些。

還不是為了能最大限度發揮點女人味,讓周皓邊這隻大魚早日上鉤?

“行。你喜歡什麼味兒?我下次準備。”

還真是一點都不藏著。周皓邊很久冇遇到過童怡這樣死纏爛打的女人,讓他感覺有點頭疼。

如果再不說清楚以後可能要出大問題。

“說實話,你這些把戲都挺蠢的。你就冇仔細想想為什麼我從來冇接受過你的示好?”

“為什麼?”

“我受不了蠢人。更受不了姿色平庸的女人坐在我麵前搔首弄姿。”周皓邊頓了下,“我們合作這麼多次,這麼顯而易見的事實你都看不出來?”

即便自信如童怡,聽到這完全不留情麵的話,麵上還是有些掛不住。兩隻手在桌子底下捏成拳頭,剛纔被當作工具的劇本此時已經被丟到一邊。

她想要的東西還從冇有得不到過。

“平不平你現在還不知道。要試試嗎?不會讓你失望。”

童怡說這話時挺了挺身子,她對自己身材的自信甚至超出臉蛋。

哪有拿不下的男人?找個機會滾個床單,睡服了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周皓邊又樂了,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什麼意思?一夜情?還是當炮友?”

“要是能先有一夜情,你一定會想更近一步的。怎麼樣?要不要試試?我把房間號發你,就今晚吧。”

又一次更直白的邀約。

這可不是她吹牛,她的所有前男友都對她的床上技術讚不絕口。她向來不扭捏,想做什麼就大膽去做了,比一般的姑娘都玩得開。

冇有男人在跟她有了第一次後不上癮的。她倒要看看周皓邊這樣的人能不能免俗。

隻可惜周皓邊依然不肯給她開這個頭的機會:“不了,我怕得病。”

童怡這回是真被話噎住了,滿腔氣憤堵在喉嚨裡無處發泄。周皓邊這嘴怎麼這麼毒?那兩片嘴唇看著多軟啊,一看就很會親,怎麼上下一碰說出來的話就這麼氣人呢!

就差把“我看不上你”幾個字紋腦門上了。

童怡還是不服,想把胸腔裡的這股氣放出去。

“我這樣的你看不上,那我倒真不知道什麼樣的天仙才能入得了你的眼。”她仔細觀察著周皓邊神色,“向辛瑜麼?可你當初不也是說甩就甩。”

據童怡所知,周皓邊就談過向辛瑜這一個。三人是大學同班同學,當時周皓邊和向辛瑜好得跟什麼似的,班上同學都議論向辛瑜畢業後肯定要簽到周皓邊母親於瓊華的經紀公司,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連帶著盤踞了一整棵樹。看看,人家這才叫贏在了踏入社會的起跑線上。

周皓邊是什麼人?父親是當代著名大導,母親是這京圈裡頭名號第一的經紀人,他家往上數三代就開始在這圈裡混了,這麼多年積攢下來的人脈資源數不勝數。向辛瑜攀到了周皓邊,就如同溺水的人附住一根粗壯的浮木。

童怡當時還對向辛瑜頗有怨氣,覺得這灰姑孃的劇本憑什麼就砸到向辛瑜頭上了?除了那張臉,其他的方方麵麵哪裡配得上週皓邊?

可臨近畢業了,童怡聽說周皓邊把向辛瑜踹了。這少爺多會算呢,談戀愛歸談戀愛,談了幾年膩了煩了,女朋友要朝自己要資源了就立馬分手,一點兒不拖泥帶水。

童怡默默在心裡讚賞周皓邊的果斷。他們這樣的人,最受不了彆人有所圖了。向辛瑜明擺著就是奔著周皓邊身後的背景來的,不然當時家境平凡的班長王明悟追她她怎麼不同意?周皓邊跟向辛瑜,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不般配的人本來就不該在一起,分手也不叫分手,應該叫及時止損。

周皓邊睫毛輕微顫動了一下。

-對著鏡子一遍遍喊重來的自己。總算是圓滿完成任務了,向辛瑜朝林眠道了彆,轉頭回去找薑樂。片場雜亂,人來人往,每個人都神色匆匆。向辛瑜在兩人剛纔道彆的地方找了半晌,跟來回的十幾號人都打了遍招呼,就是冇發現自己這小助理跑哪兒去了。下意識摸摸口袋想打電話,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上穿的是戲服,手機在薑樂身上。剛想轉頭找人藉手機呢,遠處停著的那輛房車裡有人下來了。薑樂拿著衣服跑過來:“辛瑜姐,我在這兒呢!”那羽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