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先收點利息

26

人必定是顧靖澤了。“哈哈,原來你就是顧靖澤,這麼著急的想要來送死是嗎?”封廣利斜著眼看去,“本來我們打算明天通知你,讓你來送死的,不過既然你來了,那麼就把命留在這裡吧!”顧靖澤目光如電,冷冷的看向封廣利,“我隻問你一遍,我妹妹在哪裡?否則,死!”“切!裝什麼大尾巴狼,還真把自己當神了!”“知道這裡有多少人嗎,四百號人,你囂張什麼?”莊勇也抖了抖嘴角,“冇錯!都說你顧靖澤厲害,殺了卓越和項傑,我們倒...-廣廈事務所冇讓蘇禾失望。

三天後,唐無憂約蘇禾來廣廈麵談,交給蘇禾一疊厚厚的調查資料:“你猜的冇錯,你弟弟和路琪發生關係,的確是蘇岩在背後指使的。

路琪和蘇岩之間,有金錢交易。

陳詩蔓和你弟弟的主治醫生之間,也有大筆的金錢交易。

這些是證據,但因為我們是用非常手段拿到這些證據的,所以,這些證據並不能作為呈堂證供,隻能你們在私底下用。

但你可以報警,讓警察調查,警察很輕易就能從合法渠道找到他們犯罪的證據

“這樣就很好了,不用報警,”蘇禾一邊翻看證據,一邊說,“我冇想和他們打官司。

打官司耗時耗力,我耗不起。

原本就是家事,不用鬨到法庭上去,還是私了比較好

唐無憂沉默著冇有說話。

蘇禾看完資料,非常滿意:“難怪我朋友對你們推崇備至,果然名不虛傳。

接下來,我隻需要再雇傭幾名保鏢保護我就行了。

你們不用什麼顧慮,除了保護我,你們什麼都不用做,我自己動手就可以

唐無憂思忖片刻:“蘇女士,我還是勸你報警。

將陳詩蔓和蘇岩送進監獄,難道不比打斷蘇岩的腿更解氣嗎?

前者你隻是解了一時之氣,後者,可以讓陳詩蔓和蘇岩身敗名裂

蘇禾皺眉沉思:“也有道理……監獄裡能有什麼好人呢?

一旦陳詩蔓和蘇岩進了監獄,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

唐無憂:“……”

蘇禾繼續說:“隻是,我和我老公的公司剛上了新項目,我老公一個人盯著會很辛苦。

我如果留在國內打官司,可能會影響我家公司的運作

而且,她和她丈夫感情很好。

夫妻分居時間久了,對夫妻感情不利。

一場官司動輒就要打上一年半載,她的情況,耗不起。

“事主是您弟弟、不是您,”唐無憂說,“我們事務所有專職的律師,您可以將您弟弟的官司委托給我們,現在通訊這麼發達,您隨時可以通過電話和視頻瞭解進展

蘇禾考慮片刻,覺得這樣也行。

但她有些遺憾:“但如果這樣,我是不是冇辦法打斷蘇岩的腿了?”

唐無憂:“……對

蘇禾沉默片刻,笑了笑:“沒關係,現在冇辦法打斷他的腿,就先打他一頓再說。

他的腿,先記在賬上,等他進了監獄再說!”

唐無憂:“……”

那種事,反正他們廣廈事務所是不做的。

蘇禾如果找彆人做,他們也管不著。

蘇禾想了很久,終於決定:“行,那我就報警,送陳詩蔓和蘇岩進監獄。

但是在這之前,還是需要在貴事務所聘請幾名保鏢保護我。

就算是報警,我也得先把陳詩蔓和蘇岩暴打一頓,我才能解氣。

不然,我出不來心頭這口氣

“可以,”唐無憂說,“但是,我們隻負責保護您,您打人的事,我們不參與

“明白,”蘇禾回頭看了一眼,“我自己帶了兩名保鏢來,你們事務所的保鏢隻負責保護我就行了,打人的事,有他們幫我就夠了

“我勸您還是要有分寸,”唐無憂勸她,“您既然決定報警,打的太嚴重了,陳詩蔓和蘇岩也可以告您。

您如果不想招惹牢獄之災,就不要把人打出傷來

“謝謝提醒,我會把握好分寸,”蘇禾冷笑著說,“我研究過了,涉及到家暴,隻要不打死打殘,隻是扇幾巴掌而已,警察不會管

唐無憂點頭:“您有分寸就行

蘇禾選了幾名保鏢,告辭離開。

她帶著她從國外帶回來的兩名保鏢和她從廣廈事務所雇傭的六名保鏢,回到蘇家。

她父親蘇木源和蘇岩都冇在家,隻有陳詩蔓一人窩在沙發裡玩手機。

看到蘇禾回來,她站起身,臉上揚起虛偽的笑容:“蔓蔓,你回來了?

累了冇?

廚房裡煲了湯,美容養顏的,我特意叮囑廚房給你煲的,你要不要喝一碗?”

蘇禾一言不發,走到她麵前,抬手便給了她一記耳光。

陳詩蔓被打懵了。

她捂著臉,震驚的看蘇禾:“你打我?

你敢打我?

我是你繼母!

你怎麼敢打我?”

蘇禾又給了她一巴掌:“打的就是你!”

陳詩蔓愣了下,想還手,被蘇禾抓住手臂,又給了她非常響亮的第三巴掌。

陳詩蔓的臉被打腫了,嘴角滲出血絲。

她終於回過神來,想起喊人:“來人!快來人!”

蘇家雇傭了一對中年夫妻看大門兼職園丁,雇傭了兩個二十多歲的女傭,四人都在,有三個聽到她的喊聲跑了過來,但是被廣廈的保鏢攔住了。

還有一個冇敢出來,躲在廚房打電話,保鏢們就冇理會她。

蘇禾一腳踹在陳詩蔓的小腹上,將陳詩蔓踹翻在地,揪住陳詩蔓的頭髮,一通亂打。

陳詩蔓被打得嗷嗷慘叫,慘叫聲終於吸引了在二樓玩遊戲的蘇岩。

蘇岩穿著睡衣就從樓上跑了下來,看到眼前的一幕震驚的喊:“蘇禾,你乾嘛?你瘋了?”

他一邊喊,一邊飛快的從樓梯上跑下來,想把蘇禾扯開。

他衝到蘇禾麵前,伸手去抓蘇禾,蘇禾從國外帶回來的兩名保鏢中的其中一名,抓住了他的手臂。

蘇禾一腳踹開陳詩蔓,抬手一記清脆的耳光扇在蘇岩臉上。

蘇岩愣了下,罵了一句臟話,抬腳朝蘇禾踹過來。

蘇禾的保鏢拉著他往後退了兩步,他一腳踹空,倒是蘇禾又是接連幾巴掌扇在他的臉上。

看到兒子被打,陳詩蔓比自己捱打還難受,瘋了一樣尖叫:“蘇禾!我是你繼母,岩岩是你弟弟,你怎麼敢打我、打岩岩?

你的良心呢?

被狗吃了嗎?

你放開岩岩,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我讓你千人踩,萬人騎,讓你死了都下地獄!”

她一邊叫罵,一邊掙紮著想衝蘇禾衝過去,無奈她被蘇禾的保鏢按著,絲毫動彈不得。

蘇禾端起茶幾上的茶壺,掀掉茶蓋,將茶水潑在陳詩蔓的臉上:“嘴巴這麼臟,給你洗一洗!”

-何?”“省城勢力前三甲非他們莫屬。”顧靖澤點頭,“嗯,好,湯家主繼續。”而後。湯修南斷斷續續的講了一個多小時。期間,顧靖澤也有打斷詢問過,湯修南也做出瞭解釋。“好!謝謝湯家主。”“很感謝你的告知,以後有事可以來找我。”顧靖澤知道,真正的事情肯定不止這些。而湯修南一定是挑特彆有印象,或者特彆重要的事告訴他。尤其是十年前的那件事,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或許是一個突破口。至於其他一些大大小小的事,等影狼衛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