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二百八十九章害怕了

26

出木村。“2,1!”顧靖澤的最後一個1落下,問都冇問,直接開火。首領搖搖頭,無奈。自己這邊的武器還冇連接上,根本不可能威脅到顧靖澤。“停!我們交出木村!”顧靖澤聽到這話,抖一抖肩膀冷笑,“不好意思,現在籌碼變了。”“交出木村家族所有男丁。”“你!”島**部首領大怒,“你不要得寸進尺!”“不!我想是弄錯了,你有的選擇嗎?你的武器還連不上吧,拿什麼來威脅我。”其實顧靖澤也在賭,賭對方的武器裝備還連不上...-陳詩蔓被潑了滿頭滿臉的茶水和濕茶,狼狽不堪。

自己的親媽當著自己的麵被人這樣欺負,蘇岩要瘋了,扯著嗓子怒罵:“蘇禾,你這個賤貨!

你敢動我媽,我弄死你!”

陳詩蔓轉身去了衛生間,接了一盆涼水出來,兜頭潑在蘇岩頭上。

蘇岩頓時被澆成了落湯雞,她還不解氣,又給了蘇岩幾巴掌。

打臉,是最劃算的做法。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回頭警察來了,還不會追究什麼責任。

蘇岩從出生起就被他媽寵著、慣著,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他氣的跳腳,罵起了蘇禾的祖宗八代,全然忘了蘇禾的祖宗八代也是他的祖宗八代。

“姐,發生什麼事了?”坐在輪椅上,被家庭醫生推著的蘇楊出現在樓梯拐角處,震驚的看著亂成一團的客廳,最後,他驚愕的目光落在蘇禾臉上。

蘇楊的臥室在三樓。

蘇楊的雙腿粉碎性骨折之後,行動不便,蘇楊就如同一個犯人,哪怕雙腿有了好轉,也無法下樓,被困在了三樓。

蘇禾回國之後,原本想將他的臥室從三樓挪到一樓,但一樓有廚房、客廳和活動室,人多雜亂,蘇禾擔心影響弟弟休息,就將蘇楊的臥室挪去了二樓,然後在二樓樓梯上裝了電動輪椅可以自動滑行的滑板。

陳詩蔓覺得裝了滑板,樓梯不美觀了,諸多埋怨不快,但從不敢當著蘇禾的麵表現出一星半點。

蘇禾還給蘇楊請了兩位家庭醫生,兩人兩班倒,除了蘇楊睡覺得時間,無縫隙的陪護在蘇楊身邊。

原本陳詩蔓還以為能趁著蘇禾不在家,在蘇楊身上發泄怒氣。

有了時刻陪伴在蘇楊身邊的兩名家庭醫生,她擔心家庭醫生向蘇禾告狀,連將蘇岩當出氣筒都不敢了。

她咬牙忍著,心裡想著,隻要她能忍到蘇禾出國就行了。

等蘇禾出國,不管蘇禾是否帶走蘇楊,一個跛了腿的蘇岩,都不再是她兒子的絆腳石。

以後,她就隻當蘇岩是個笑話,不管蘇岩日後還是否和她生活在一起,她看到蘇岩,隻當看個笑話就行了。

可此刻,看到蘇岩被家庭醫生從二樓拐角處推下來,她卻絲毫笑不出來。

蘇禾冇回國前,蘇岩已經被她給養成了一個話都不敢說大聲地鵪鶉。

可現在,蘇禾回國冇多久,蘇岩就敢看都不看被保鏢按在地上的她,徑直讓家庭醫生把他推到蘇禾身邊了!

她恨恨地看著蘇岩,眼中噴火:“蘇岩,你是瞎子嗎?

你冇看到蘇禾怎麼對我嗎?

你可是我養大的!

我照顧你衣食住行,對你有養育之恩,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嗎?

你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嗎?”

不等蘇岩說話,蘇禾就一腳踹在她的胸口,將她踹翻在地,拎著她的頭髮,左右開弓,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扇在她的臉上。

她一連扇了陳詩蔓五記耳光才停下來,冷冷說:“你罵我弟弟一句,我就打你一巴掌,很公平!”

她控製好了力道,冇打的很重。

雖然不是很重,但手拍在臉上,總是疼的,隻是不會留下明顯得傷痕而已。

陳詩蔓從冇受過這樣的屈辱,羞恥的忍不住哭出聲來:“蘇禾,我是你繼母!

你敢這樣對我,你天打雷劈!”

“天打雷劈?”蘇禾冷笑,“你們還信天打雷劈嗎?

如果,你們真信天打雷劈,那蘇岩買通路琪帶我弟弟去飆車故意撞斷他的腿時,你怎麼不怕蘇岩被天打雷劈?”

你買通我弟弟的主治醫生,故意讓他治壞我弟弟的腿,你怎麼不怕你被天打雷劈?

如果上天有眼,看到我打你們這種臟心爛肺的垃圾,隻會拍手叫好,真有天打雷劈,也隻會劈你和蘇岩這樣的敗類!”

“你……你說什麼?”陳詩蔓心中慌亂,心臟劇烈的跳動,臉上卻裝的一臉茫然,“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聽不懂,沒關係,警察能聽懂就行了,”蘇禾從衣兜裡取出手機,“我現在就報警,抓你這兩個臟心爛肺的東西!”

她撥通手機,放在耳邊。

陳詩蔓大叫,拚命掙紮:“不!你不能報警!

我和岩岩什麼都冇做過,你憑什麼報警?

你不怕被人笑話嗎?

你不怕被人笑話,你爸還怕被人笑話,蘇家還怕被人笑話!

你往我和岩岩頭上扣屎盆子,傳出去,你還讓你爸怎麼見人?”

“他有冇有臉見人,關我什麼事?”蘇禾打完報警電話,冷笑了一聲,不屑說,“他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保護不了,讓你和蘇岩兩個畜生糟蹋,他本就該冇臉見人,我管他怎麼見人?”

“冇有!你說的那些事,我冇有做過!岩岩更冇有做過!”陳詩蔓驚恐搖頭,“我拿楊楊當親兒子疼愛,我怎麼可能害楊楊?

岩岩最喜歡他哥哥,也絕不會害他哥哥。

我知道楊楊的腿受傷了,你心情不好。

可是,你心情不好,你也不能把屎盆子扣在我和岩岩身上。

岩岩也是你親弟弟呀!

他血管裡流著的也是和你一樣的血,你怎麼忍心這樣害他?

你現在報了警,就算等警察查明白了,我和岩岩是清白的,我和岩岩身上的臟水也洗不清了,你不能這麼害我和岩岩!”

“陳詩蔓,你一點都不瞭解我,”蘇禾冷冷說,“都怪我,為了讓你好好待岩岩,我每次回國看望岩岩,都和顏悅色曲意逢迎的好好奉承你。

我演的太好了,才導致你冇看清我是什麼樣的人。

我弟弟性子好,脾氣軟,柔弱可欺,你就覺得,我也柔弱可欺了,對不對?

我告訴你,陳詩蔓,你看錯了!

我蘇禾,不但錙銖必較,睚眥必報,我還有腦子。

我從不打冇有把握的仗。

我敢報警,是因為我有確鑿的證據!

我有確鑿的證據證明,蘇岩收買了路琪,你收買了楊楊的主治醫生。

等警察來了,自然會查到你們的罪證。

你和蘇岩,就等著進監獄吧!”

陳詩蔓的身體狠狠顫栗。

她的確冇想到,蘇禾她會這麼剛,居然會直接報警。

家醜不可外揚。

蘇禾她怎麼能報警呢?!

-山迪將軍急忙問。“華夏西北軍。”卡夫洛說出五個字,連他自己也不確定為何會第一時間想到華夏西北軍。“華夏西北軍?”“不可能吧。”“為了救幾個廢物,出動西北軍來緬國救人?”山迪將軍抓了抓脖子,認為不可能。卡夫洛“將軍,華夏人從來都講究團結,前不久業門爆發內亂,華夏軍隊就派專機去接同胞。”“這個事情我聽說過,好像還派了軍艦過去,連夜撤回了兩百多名同胞。”身位緬國將軍,對世界上的政治局勢還是比較關注的。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