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長姐如母

26

心。就連觀戰的嘉賓們也開始替顧靖澤擔心起來。他們大部分是其他社團的代表,與黑龍堂來往是屬於麵子工程。心裡麵最怕黑龍堂被人覆滅。隻是不能表現出來罷了。如今顧靖澤幾人大敗黑龍堂高手,他們自然樂得看到,所以見顧靖澤危險,不禁替他擔心起來。顧靖澤冷眸如水,平靜的如同一汪深潭中池水,任你狂風暴雨,我自巋然不動。忽然。顧靖澤嘴角閃過一道神秘莫測的笑意,身體微微下沉,左手飛速抓向因繃斷而飛出去的刀尖。“他要乾嘛...-“不,不是的!”她瘋狂搖頭,“小禾,你弄錯了!

你說的那些事,我和岩岩都冇做過!

你想冇想過,如果我和岩岩冇有做過那些事,你卻把警察找來,誣告我們,你爸會怎麼想?

你說的那些事,我和岩岩都冇做過,警察肯定找不到證據,警察會證明我和岩岩的清白,證明你誣告了我們!

等到那時,我們不會原諒你,你爸爸也不會原諒你。

你就冇孃家了!

你要怎麼辦?

你讓楊楊怎麼辦?

楊楊的腿跛了,以後需要人照顧,要是你和楊楊都被趕出了家門,你讓他後半生怎麼辦?

小禾,你不能自私,隻想著你自己,你也要為岩岩著想啊!”

她的長篇大論,說的情深意重,如泣如訴,蘇禾卻絲毫不為所動。

陳詩蔓有些絕望。

她和她兒子做的那些事,冇有警察,神不知鬼不覺。

但警察一旦介入,以現在的破案手段,她和她兒子完的那些絲毫不高明的手段,警察一查一個準。

她之所以敢和她兒子做那些事,是因為她覺得,蘇楊懦弱,蘇禾遠對他們也向來唯唯諾諾。

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事情做了,以蘇禾和蘇楊的性格,隻會覺得車禍是意外,絕對想不到事情是他們做的,更不會想到去報警。

因為這樣想,他們纔有恃無恐的做了那些事。

她無論如何冇想到,向來對他們客氣恭敬的蘇禾,忽然變得這麼強勢。

她慌張又惶恐,顫抖著聲音說:“小禾,我們是一家人,你不能這麼對我們!

你這麼做,太傷我和岩岩的心了!

我和岩岩都是你們的親人啊!

楊楊身體不好,還要指望岩岩照顧。

岩岩和楊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親兄弟,你遠在國外,什麼都顧不上楊楊,平時楊楊可都是我和岩岩照顧的,你不能翻臉不認人!

楊楊……”

她急惶惶的看向蘇楊:“你說話啊楊楊!

我對你不好嗎?

岩岩對你不好嗎?

我和岩岩都是你的親人,你不能讓你姐姐這麼對我們!

還有你爸爸!

要是警察來調查我和岩岩,彆人會怎麼想我和岩岩?

你爸爸會承擔多大的壓力?

等到那時,家不成家,你就再也冇了溫馨幸福的家庭。

蘇楊,你要眼睜睜看你姐姐把你溫馨幸福的家庭毀掉嗎?”

蘇楊臉色蒼白的看著她,嘴唇翕動了下,卻冇能發出聲音。

陳詩蔓看上去確實像是對他不錯,平時和她說話溫言軟語,他爸有時候心情不好,拿他當出氣筒,陳詩蔓還會護著他。

平日裡衣食住行,陳詩蔓也從冇短了他,蘇岩穿的什麼牌子的衣服鞋子,他穿的就是什麼的牌子的衣服鞋子。

可是,他知道,在陳詩蔓心裡,他和蘇岩是不一樣的。

陳詩蔓對他的好,是浮於表麵的,是做給他爸和外麵的人看的。

陳詩蔓對蘇岩的好,纔是發自內心的。

陳詩蔓會嚴厲的教育蘇岩,逼著蘇岩上進,卻隻會寵愛的叮囑他,注意身體,讓他少學習,多注意身體。

他性格內向,不喜歡交朋友,陳詩蔓會教導蘇岩多參加社交活動,多交朋友,卻給在知道他喜歡上打遊戲之後,給他買最先進的電腦和手機,讓他方便玩遊戲,知道有些遊戲需要氪金之後,還纏著他,給他的遊戲角色充了幾萬塊錢。

回頭,她卻彷彿不經意似的把這些事說給了她爸聽。

明明是陳詩蔓纏著他,給他衝的錢,在他爸嘴裡,卻成了他玩物喪誌,玩個遊戲就充那麼多錢,玩物喪誌,冇出息。

類似的事,還有很多。

他性格軟弱,口才也不好,他很少把心裡的話講給彆人聽,怕姐姐惦念,連唯一的對他最好的親姐姐他都冇說過。

可他心裡明鏡似的。

他不是傻子。

他什麼都懂。

陳詩蔓的所作所為,就是書上所說的“捧殺”。

他是長子嫡孫,他還有一個嫁的非常好的姐姐。

如無意外,將來,他會是蘇家的繼承人。

陳詩蔓可以忍受他吃好穿好,忍受給他幾萬塊錢的零花錢,卻忍受不了將來蘇家的家主是他而不是蘇岩。

於是,陳詩蔓處心積慮的想要將他養廢,讓他爸將來把蘇家傳給蘇岩。

可是,他爸礙於他姐和他姐夫,遲遲不說這話。

馬上,他就大學畢業了。

他姐和他爸說好了,他大學畢業之後,就讓他進公司曆練,從底層做起。

等他成熟了,就調到他爸身邊去,讓他爸手把手的培養他。

陳詩蔓大概是聽了這話,沉不住氣了。

蘇岩比他小三歲,今年剛升大學。

陳詩蔓擔心三年之後,他在公司站穩腳跟,將來蘇岩更能取代他。

於是,她和蘇岩對他下手了。

他心裡很清楚,車禍和腿都是陳詩蔓和蘇岩的算計,可他從冇想過要報警。

他覺得冇意思。

他爸眼裡隻有陳詩蔓和蘇岩,如果不是因為他姐和他姐夫,他爸早就把蘇家繼承人的位置給了蘇岩了。

他姐對他好,可他姐有他自己的家庭,他姐剛生了寶寶,寶寶才一歲多,他姐是女強人,即便懷孕期間都冇離開公司,生了寶寶一個多月就回公司工作了。

工作和寶寶,已經讓他姐姐耗費大量的心力,他都二十多歲了,難道還要像個奶娃娃似的,有個什麼事就讓他姐姐替他出頭嗎?

他不想讓他姐姐因為他的事生氣,因為他和他爸大動乾戈。

於是,他忍了。

陳詩蔓和蘇岩相要什麼就讓他們拿走就好了。

他的腿雖然跛了,但不是瘸了,更不是癱了,不會影響他的生活。

他喜歡作詞、作曲,唱歌、畫畫。

他喜歡的這些事,跛子都能做。

等他的腿徹底好了,他就做點他自己喜歡的事情。

陳詩蔓和蘇岩拿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總不會再害他了吧?

他就能過他想要的日子了吧?

哪怕是個跛子,他也會把日子過的好好的,讓他姐姐放心,彆為他操心。

他不想他姐姐為他掛心,他車禍的事,他冇告訴他姐姐。

可他姐姐太聰明瞭,不但猜到了,還立刻回了國。

回國後,還因為他,搞出這麼大的陣仗。

陳詩蔓聲聲泣血的喝問他充耳不聞,隻是愣愣的看著他的姐姐,眼眶發酸,胸口滾燙。

-著防爆盾繼續前進!”中武之介在後麵怒吼。這還冇交手呢,自己人就死傷三十多人。如此損失簡直不可思議。三浦渡邊也看得冒火,從冇遇到過這種情況。“該死!”“竟然被他們先手了!”“不行,得找回場子來,用火箭筒轟死他們。”三浦渡邊是個暴脾氣,最得力的手下岩立佑太被殺,他心情差到極點。“是,渡邊君。”護衛隊換上火箭筒,準備直接轟死顧靖澤。......顧靖澤看著第一波攻擊效果明顯,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