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想的非常周到

26

,耗費了一些體力,最後擊敗對手。龍行拳館三戰三勝,拳館內的呼聲達到**。鬱龍行看著這一幕,不禁露出了奸詐的笑容。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當觀眾期待他能繼續選擇對手時,玄冶放棄選擇,走出舞台。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冇有必要強出頭,而且三戰全勝,百分百的勝率,再一次讓的名聲到達一個頂點。因為玄冶冇有繼續選擇對手,再次回到抽簽。抽簽的結果是,名揚拳館的閃電腿王周維對陣鴻發拳館虎頭。顏康康聽到抽到自己,立馬站了...-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前,她不會讓她弟弟住在這裡了。

“蘇禾,你不能那麼做!”蘇木源驚慌失措的在她身後追她,“你瘋了嗎?

你說,你蔓姨和岩岩害了楊楊,你報警,要抓他們坐牢。

難道你做錯了事,就不會被警察抓,就不會坐牢嗎?”

蘇禾冷笑:“我纔不會因為兩個垃圾臟了我的手!

監獄那種地方活的生不如死,或者受點什麼傷不都是很正常的事嗎?

和我有什麼關係?”

蘇木源痛苦的哀求:“小禾,求求你了,不要這樣做!

你放過他們,以後我什麼都依你!

爸求你了!”

“晚了!”蘇禾蘇荷冷冷說,“你當初如果能像給他們求情,這樣用心的護著楊楊,今天所有的事就都不會發生了!

做人要厚道,做父母則不能太偏心!

不然自己做的孽,自己承受,誰也幫不了你!”

她冷冷的丟下這幾句話,推著蘇楊頭也不回的走了。

蘇木源望著她決然離去的背影,隻覺得心臟絞痛,五內俱焚,身體搖晃了下,幾乎摔倒在地。

蘇禾指望不上了,他隻能自己努力的為嬌妻愛子奔走。

隻可惜,警察很快就找到了證據,在鐵證麵前,陳詩蔓和蘇岩隻能認罪。

蘇木源幫陳詩蔓和蘇岩找了最好的律師,希望能讓陳詩曼和蘇岩免除牢獄之災。

可律師卻告訴他,除非蘇楊出具諒解書書,否則,陳詩蔓和蘇岩肯定肯定會坐牢。

為了讓陳詩蔓和蘇岩免除牢獄之災,他隻能再次拉下臉去找蘇荷和蘇楊求情,他幾乎給蘇荷和蘇楊跪下了,蘇荷和蘇楊也絲毫冇有動容,麵對他的哀求無動於衷。

哀求的話和狠話他都說了一個遍,卻冇有起到絲毫作用,陳詩曼和蘇顏坐牢已成定局。

陳詩曼不但自己要坐牢,承受失去自由的痛苦,每日在狹小的牢房裡受儘煎熬,還要擔心自責,恨自己毀了兒子,過得生不如死。

而蘇岩在最好的年紀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名聲和體麵,等若乾年後,他被刑滿釋放,如果不能忘記這段讓他顏麵儘失的過去,打起精神重新開始,他這輩子都毀了。

每每想到此處,蘇木源便恨自己當初想的不夠周全,兩個兒子冇有一碗水端平,才讓蘇岩生了妄念,企圖取蘇楊代之。

隻可惜,事已至此,他再怎麼後悔都晚了,陳詩蔓和蘇楊一日不出獄,他就要一日活在痛苦和愧疚之中。

蘇禾不能在國內久留,蘇楊要出庭,她又不能帶蘇楊出國,隻能將蘇楊留在她和她老公在國內的彆墅。

她將那幾個在廣廈事務所雇傭的保鏢儘數留在了蘇楊的身邊,又從廣廈事務所聘請了律師幫蘇楊打官司。

好在,如今通訊發達,她每天去了國外之後,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要給蘇楊打一個視頻,看到蘇楊平安無事,她才能放心蘇楊。

被她如此惦念著,蘇楊一顆原本已經冷掉的心又漸漸暖了過來。

姐姐為她如此掛心,他要是過的不好,姐姐會更擔心他。

即便是為了姐姐,他也要打起精神,哪怕跛了腿,也要活出個人樣,讓姐姐放心。

陳詩蔓和蘇岩一定會坐牢,蘇楊雖然跛了腿,但人又有了精氣神。

不但如此,他和蘇禾自廣廈事務所雇傭的幾名保鏢中的其中一名叫張明奇的保鏢,特彆聊的來,在張明奇的開解和陪伴下,他的性格開朗了許多。

張明奇不但性格好,說話幽默風趣,和蘇陽投緣,還有一手好廚藝,不過半月時間,蘇陽毫無血色的臉變有了人色,和蘇禾視頻聊天時,笑容也多了。

半月後,蘇禾再次回國,回她的彆墅看望過蘇陽之後,帶著一堆特意從國外帶回來的禮品,再次來到了廣廈事務所。

向唐無憂和唐承安表現了感謝之後,她說明來意:“我想和張明奇簽訂長期的保鏢合約,請他長期保護我的弟弟,請問我最長可以和張明奇簽訂多長時間的合約?”

唐無憂說:“我們事務所派出去的所有的保鏢和我們的事務所簽訂的都是長達數十年的合約,請問您所說的長期合約是指多長時間?”

蘇禾想了想:“二十年,可以嗎?”

“二十年?有些長了,”唐無憂說,“我們事務所的保鏢價格是相當昂貴的,隻適合於短期雇傭,長期雇傭的話,價格有些過於高了,雇傭二十年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您確定嗎?”

“我確定!”蘇禾堅定的點頭,“大概是白頭如新,傾蓋如故,雖然陽陽和張明奇相識不久,但他倆十分投緣。

我看楊楊把張明奇當哥哥一樣信任依賴,我雖然是楊楊的姐姐,但我成了家,有老公,有孩子,我不可能時時刻刻陪伴在我弟弟身邊。

我弟弟隻有一個人,太孤單了,他需要一個像哥哥一樣的角色,能讓他信任、依賴,能保護他,疼愛他,在他寂寞的時候陪他說說話,陪伴他,照顧他。

我弟弟性子靦腆,十分內向,難得他和一個人這樣投緣,我希望可以把那個人留在他的身邊,讓他有個依靠。

我看張明奇目光清正,神清氣朗,一看就是一個很正直、很靠得住的人,我對你們廣廈事務所也有信心,我相信他會照顧好我弟弟。

至於貴事務所保鏢的價格確實很高,但我們辛辛苦苦賺錢,不就是為了把錢花在刀刃上?

隻要我弟弟開心,那些錢花的就值!”

“您真是一位好姐姐,”唐無憂想到了他自己的姐姐,原本有些官方的笑容變得溫暖了幾分,“二十年的合約有些過於長了,我們需要和張明奇商量一下再回覆您。

但是,有一點我們需要提前告知您,我們事務所的保鏢,即便和你們簽了長期合約,他們的人事歸屬也是屬於我們廣廈事務所的。

如果你們隨意的打罵侮辱他們,或者讓他們做違法亂紀的事情,我們這邊隨時有權利終止合約。

這些,我們都會寫在合同裡,請您知悉

-,“逛了半天也累了,找個地方坐坐,喝點東西吧唐夜溪歪頭看他,“你會把邢勇全的事,告訴我二表哥嗎?”“看氣氛吧,”顧時暮勾唇,優雅的微笑,“氣氛好的話,可以考慮“……”唐夜溪嗬嗬。確定是看氣氛,不是看什麼情形更能讓她舅舅和她二表哥紮心?附近就有傢俬人會所,叫半天妖。唐夜溪把地址發給唐錦笛,和顧時暮一起去了半天妖。兩人要了一間貴賓包間,點了一些飲品小食。兩人在貴賓間內等了二十分鐘左右,唐夜溪一杯飲料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