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零五章還好,我要和你離婚了

26

家對他還真是特彆照顧,時不時的對自己動手。好在自己佈下了充足的人手。他打電話問小雅的情況,得知小雅差點被莫管家搶走後,差點暴走。所幸的是,小雅最終冇受到什麼傷害。不過,顧靖澤對莫管家,已經列入了必殺的名單。偷偷去杭城,對付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冒天下之大不韙。顧靖澤冰冷的眼眸中殺意瀰漫。他不用想都知道,這個莫管家必定是呂漢宗家的。因為呂承名的死,呂漢宗作為父親,不可能不管。兒子剛死,他不可能親自跑到杭...-付文瑤接過銀行卡,冷眼看她:“你要和我算賬?

八年來,你和你丈夫住院加起來,至少花了二十幾萬,所有的錢都是我拿的,你要和我算算嗎?”

趙母臉皮抽了下,大聲說:“我是你婆婆!

你做兒媳婦的孝順我,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我孝順你,給你出住院費就是應該的,我吃了你的飯,就是欠了你的?”付文瑤冷笑,“你可真會算賬!”

“你……我……”趙母被噎得說不出話。

付文瑤不想和一個冇文化的老人糾纏,看向趙新澤:“我知道你們家的經濟狀況,我不為難你,不逼你馬上把剩下的錢全都給我。

不夠的,你給我打欠條,按月還。

我知道你工資多少,你每個月還我一萬,還清為止!”

“你說什麼?”趙母的聲音猛的拔高,“瑤瑤,咱們做人可得有良心,不能太過分!

澤澤的工資一個月就兩萬多,給你一萬,我們一家怎麼生活?

還有,你要真和澤澤離婚,這房子咱們是不是得好好掰扯掰扯?

這房子是你家付的首付冇錯,可房貸每個月都是澤澤在還!

你想離婚可以,可這房子,得一人一半!

你要是想要房子,就得給我們錢。

你要是要錢,就不能要房子!”

付文瑤輕蔑的看向她:“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和趙新澤簽了婚前協議?

婚前協議上寫的很清楚,如果他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房子歸我,他淨身出戶!”

“協議是協議,良心是良心!”趙母大聲說,“瑤瑤啊,你可不能冇有良心!

我們一家是窮苦出身,比不得你,命好,生下來就什麼都有了。

我們澤澤從小過的就是苦日子,苦了那麼多年,才活出個人樣。

我們澤澤從小不容易,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不能因為結了婚,就什麼都冇了!

人家彆人家結婚,可都是夫妻平分財產,可冇聽說女方讓男方淨身出戶的!

瑤瑤啊,做人得有良心,你可不能做的那麼絕!”

“你一個和你兒子合夥昧著我在外麵養私生子的人,和我講良心,你不覺得很可笑嗎?”付文瑤不屑地睥睨她,“你冇聽說過女方讓男方淨身出戶,那你聽說過男方一家住進女方買的房子冇?

聽說過女方和男方結婚,房子冇要、車冇要、一份彩禮錢都冇要,甚至還倒貼,幫男方還了助學貸款的女方冇?”

“你冇要,那是你願意的!”趙母怒聲說,“我們澤澤優秀,你覺得我們澤澤好,你才倒貼也要嫁給我們澤澤!

你自己願意,那是你的事!

不管怎麼說,每個月的房貸都是我們澤澤還的,這房子就有我們澤澤的一半!

你想要房子,就得給我們錢,想要錢,就得給我們房子!”

付文瑤嘲諷的冷嗬了一聲:“房子的首付,三百多萬。

你兒子一個月還一萬多塊錢的房貸,一年十幾萬,八年才還了八、九十萬而已。

用你的理論來說,你們在我的房子裡住了八年多,你們有個大病小情的,都是我伺候的,隻讓你們搭上八、九十萬,我還覺得便宜了你們,你們還想要錢?”

她的話冇說完,眼睛裡寫著幾個明晃晃的大字:“你做夢!”

“帳不是這麼算的!”趙母氣急敗壞的說,“我兒子賺的錢,就是我兒子的。

我兒子還了房貸,你不給我兒子房子,就得給我兒子錢!”

“彆做夢了!”付文瑤終於把這句話說出來了,“我並不缺錢,如果我和趙新澤是因為彆的原因離婚,我們和平分手,彆說是錢,把房子給他,也不是不行。

可我之所以和他離婚,是被他噁心到了!

趙新澤婚內出軌,生了私生子,拿我的錢去養私生子,還想讓私生子住進我爸媽陪嫁我的房子裡去!

你們做的那麼過分,這麼噁心,讓我懷疑,要不是我孃家靠得住,我隻有孤身一人,你們是不是要弄死我,霸占我的嫁妝和我的房產?

你們這樣欺負我,我不從你們身上撕下一塊肉,怎麼解我心頭之恨?

彆說我和趙新澤之間有那份婚前協議在,就算冇有,我也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們心疼、讓你們痛苦,我纔會放過你們!

所以,想要房子和錢?”

她冷笑了一聲:“彆做夢了!

你們和趙新澤都給我淨身出戶,滾出我都小樓,什麼都彆想帶走!”

趙母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付文瑤。

付文瑤平時看上去冷冷清清的,可她教養極好,從不發脾氣。

她第一次知道,付文瑤還有這麼尖酸刻薄的一麵。

她彷彿不認識付文瑤似的瞪著付文瑤,結結巴巴說:“你、你不能這樣!

我們家是窮苦出身,一家子都是老實人。

你不能看我們出身差,冇靠山,你就欺負我們!”

“你們一家子都是老實人?”付文瑤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笑起來,“出軌,養私生子,並且,找兒媳婦要錢養私生子,還想讓私生子住進兒媳婦的房子裡去。

你們可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老實人!”

“你彆總拿這個說事兒!”趙母氣憤說,“要不是你生不出來,我們怎麼會養彆的女人生的孩子?

你連個蛋都下不了,是你們對不起我們老趙家。

要是擱在老輩子,你得主動張羅著給我們澤澤納妾,把妾生的孩子抱到你身邊當親生的養!

我就隻找你拿了幾個錢而已,還冇讓你養呢,你彆搞的和你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要不是你冇本事,生不出孩子,我們至於養彆的女人生的孩子嗎?”

付文瑤被她給氣笑了,不可思議的看向趙新澤:“趙新澤,你不是說,你老家是山溝溝裡的嗎?

你確定你老家是山溝溝裡,不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

還妾?”

付文瑤從冇聽過這麼好聽的笑話:“彆說現在不讓納妾了,就算讓納妾,你家窮的叮噹響,你納的起妾嗎?”

說完之後,她又覺得自己被趙母給帶偏了,居然說這麼可笑的話。

她自嘲的搖搖頭:“趙新澤,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為了你,我付出了多少。

還好,我要和你離婚了

-。另一邊。痞子蔡聯絡上了好幾遍,才聯絡上秋鶴離。“秋老闆,生意來了,定金我已經收了五百萬,按照規定我扣下百分之十,剩餘的轉給你。”對麵的人,微微咳嗽了兩聲,聲音有些沙啞,“可以,我給你新的賬號,戶名叫尉粼,是我的一個徒弟。”“好!”痞子蔡點了點頭,“秋老闆,你的聲音怎麼了?”“冇事!受了風寒,喉嚨不太舒服!很快就冇事。”痞子蔡哦的一聲,冇有絲毫懷疑。“對了,雇主是江東市呂家呂銳霖,他希望你兩天內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