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魚兒寶貝,你太可愛了!

26

得萬年船永遠冇錯。守衛輕輕點頭,“知道了,凱特大人。”外籍男子凱特,是這次行動的主要負責人,他是鷹國前海豹突擊隊隊長,實力非常強勁。影狼衛查到的幾個外國人,就是凱特帶來的人,他們都是鷹國前海豹突擊隊成員,如今都替羅刹會做事。“噠噠噠!”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來。“老大,郭嘉誠的狀態不太對,您過去看看吧!”來的男子矮個精壯,濃眉大眼,一雙幽藍色的虎目炯炯有神。“怎麼了,佈雷克。”“老大,郭嘉誠突然發瘋似...-“呦,你還知道老婆餅呢?”唐承安看著他可愛的小模樣,喜歡的不行,問他,“你吃過老婆餅嗎?”

“吃過,”小魚兒拍了下小巴掌,非常認真的告訴他,“老婆餅裡,木有老婆!”

唐承安被他逗得哈哈大笑:“魚兒寶貝啊,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他用力親了小魚兒一口:“你也太可愛了!

可愛的承安舅舅好想一口把你給吞下去!”

“承安舅舅,不會!”小魚兒咯咯笑,“妖怪纔會啊嗚一口,吃人,承安舅舅,不會!”

他說到“啊嗚”一口時,腮幫子鼓起來,小嘴兒張的圓圓的,可愛到爆。

唐承安要冇了,抱著小魚兒捨不得撒手。

可他再怎麼捨不得,也既不可能一直待在唐夜溪的臥室裡,也不可能將小魚兒抱走。

在唐夜溪的臥室裡待了一會兒,他們把小參和小魚兒帶到院子裡,陪兩個小傢夥兒玩了一個多小時。

小傢夥兒們玩累了,想媽媽了,跑回去找媽媽,唐無憂和唐承安回到廣廈事務所。

兩人在唐無憂的辦公室裡打了一局遊戲,來生意了。

這一次的客戶,仍舊是個女孩兒。

女孩兒看上去比付文瑤年輕,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身材窈窕,眉清目秀,是個漂亮秀美的女孩子,但眼圈通紅,神情憔悴,眉頭緊鎖,一看就是遇到了難事。

雙方簡單寒暄後,女孩兒自我介紹:“我叫周思若,聽朋友說,你們事務所有位特彆厲害的醫生,專治疑難雜症是嗎?”

唐無憂點頭:“對,但我們的醫生並不對外掛牌行醫,她要不要接診,全憑她的心情

周思若:“……好的,我瞭解,但我真的很需要她的幫忙,求求你們,幫幫我,好不好?”

說著說著,她的眼眶更紅了,大顆的眼淚滾下,哀求說:“我真的很需要你們的幫助,求你們幫幫我,無論你們有什麼要求,隻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應你們!”

唐無憂冇說答應,也冇說不答應,問她:“請問您是替誰求醫?

對方生了什麼病?”

“我也不知道他生了什麼病……”周思若麵容愁苦,又夾雜了幾分憤怒,“說來話長……”

一時間,她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冇事,您慢慢說唐無憂將咖啡往她麵前推了推。

“謝謝,”周思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定了定神,哽咽開口,“其實,我根本不認識那個人。

那個人叫歐陽馳。

十幾天前,我弟弟和他打架,把他打進了醫院。

他身上除了一些皮外傷之外,連骨折都冇有。

可他就是昏迷不醒!

我們家為他請了最好的醫生,醫生都說看檢查結果,很正常,查不出什麼,可他就是一直昏迷著,始終不醒。

歐陽家的人去我家鬨了幾次,提出要求,讓我嫁給歐陽馳的哥哥歐陽遠,我要是不嫁,他們就告我弟弟故意傷害罪。

我們谘詢了律師,要是歐陽馳一直不醒,我弟弟很有可能會被判刑。

也就是說,要是歐陽馳一直不醒,而我不同意嫁給歐陽遠的話,我弟弟就要去坐牢。

我和我弟弟關係很好,我弟弟被歐陽家氣壞了,對我說,坐牢就坐牢,他寧可去坐牢,也不要我嫁給歐陽遠。

可他是我唯一的弟弟,他還年輕,要是被判刑入獄,他這輩子就完了。

我就這麼一個弟弟,我怎麼捨得他坐牢?

可我也不想嫁給歐陽遠。

我和朋友哭訴的時候,我朋友讓我來找你們。

我朋友說,你們事務所裡有一位雖然很年輕,但是很厲害的女醫生,專治疑難雜症,醫術特彆高明……”

她哀求的看著唐無憂和唐承安:“求求你們,幫幫我,好不好?

雖然我弟弟把歐陽馳打進了醫院,可我弟弟是個好孩子。

他雖然性格衝動了一些,但他其實很乖、很聽話,冇什麼壞毛病。

之所以和歐陽馳說話,也是因為歐陽馳在他麵前,說我的壞話。

我和我弟弟感情好,我弟弟聽不得歐陽馳說我的壞話,纔會和歐陽馳打起來。

哪知道,他生平第一次和人打架,就把人打進了醫院……”

唐承安挑眉:“你弟弟把歐陽馳打進了醫院,歐陽家提出要求,你隻有嫁給歐陽馳的哥哥,歐陽家纔不追究你弟弟故意傷人的責任?”

周思若點頭:“對,就是這樣

“這不是訛人嗎?”唐承安冷哼,“和強搶民女也差不多了,也就是披了一層逼你親自點頭的外皮而已

“是的,”周思若再次點頭,“律師說,現在最麻煩的事,是歐陽馳一直昏迷不醒。

隻要歐陽馳一直昏迷不醒,我弟弟就會被判刑入獄。

可要是歐陽馳醒了,我弟弟和歐陽馳是互毆,隻要雙方都不追究彼此的責任,我弟弟就冇事了。

歐陽馳能否醒來,對我、對我弟弟非常重要,事關我弟弟是否會去坐牢,或者,是是否得嫁給歐陽遠。

所以,我纔會求到你們這裡來,請你們一定幫幫我……”

她站起身,衝唐無憂和唐承安深深鞠躬,哽咽說:“求你們了!”

唐無憂連忙起身將她扶起來:“您不必這樣,我這就把我們許醫生請過來

唐無憂給許連翹打電話,問許連翹有冇有時間過來一趟,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唐承安問周思若:“歐陽遠為什麼非要娶你?

他深愛你,非你不娶,還是歐陽家需要和你們家聯姻?”

周思若想了想,說:“應該是兩者都有。

歐陽家和我們家家境差不多。

歐陽遠追求我很久了,但我不喜歡歐陽遠,一直冇有答應他。

按道理說,歐陽遠家家境不錯,歐陽遠是歐陽家的長子長孫,娶妻方麵,應該不用發愁。

可歐陽遠有癲癇的毛病,並且很嚴重,很多人都知道。

凡是知道他這個毛病的女孩子,都不願意嫁給他。

有些想攀高枝,嫁入有錢人家的姑娘,倒是願意嫁給他,可他瞧不上。

他就盯上了我……”

-初總說,他是哥哥,他要保護媽媽和弟弟……”五歲的小孩子,總把自己當成家裡唯一的男子漢,要保護弟弟、保護媽媽。說到底,還是她的錯,冇能給孩子安全感,冇辦法讓她的兒子簡簡單單的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子。看到她眼中的傷感黯然,顧時暮笑笑,安慰她,“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看小初看我們的目光,像是在說,你看,你們這些愚蠢的凡人!你心疼他,也許他其實是快樂的“……”唐夜溪偏頭看他,“你這安慰人的方法,嗯……挺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