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一十一章難不倒許醫生

26

!”同一時間。馮鑫禮也醒了過來,迷糊中拿起手機一看。淩晨兩點半有一條微信。揉了揉眼睛,點開來。點開一看,馮鑫禮整個人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八點五十分,還有一個多小時!”“哈哈!白氏集團和顧靖澤,你們的末日來了!”馮鑫禮把手機扔到一邊,立刻起來洗漱,他準備好好的打扮慶祝一番。半小時後,馮鑫禮懷著美妙激動的心情來到院子裡。馮達正在打太極,這幾天他的心情起伏比較大,希望通過練太極調整調整。“爸,爸,好消...-她頓了下,想到什麼,補充說:“歐陽遠除了有癲癇的毛病之外,還有些偏執。

我拒絕了他很多次,告訴他,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管他堅持多久,我都不會改變心意,可他還是堅持不懈的追求我。

明明是他糾纏我不放,給我造成了很多困擾,他弟弟卻在我弟弟麵前說我故意勾引他,讓他對我念念不忘!”

說到這裡,她氣紅了臉。

天知道她一直被歐陽遠糾纏,有多煩惱,多痛苦。

歐陽遠的存在對她來說,比蒼蠅還煩人。

可歐陽馳卻在她弟弟麵前說,她故意勾引歐陽遠,還說了很多貶低她的話。

她弟弟忍無可忍,纔會和歐陽馳動手。

歐陽馳立刻還手了。

雙方明明是互毆,卻因為歐陽馳昏迷不醒,又是她弟弟先動手的,導致她弟弟麵臨牢獄之災。

她恨死了歐陽遠,根本不想嫁給歐陽遠。

歐陽遠卻對她勢在必得,哪怕她對歐陽遠說,他這樣做,隻會讓她厭惡他、痛恨他,歐陽遠還是堅持要娶她。

她既不想嫁給歐陽遠,又不想看她弟弟被抓去坐牢。

那麼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治好歐陽馳。

他們家幫歐陽馳請了很多醫生,醫生都說看不出歐陽馳有什麼毛病,可歐陽馳就是昏迷不醒。

為歐陽馳治療的專家就說,人的腦袋是最精密的器官,雖然檢查不出問題,但歐陽馳一直昏迷不醒,就是有問題。

隻是,歐陽馳的問題儀器檢查不出來而已。

專家說,歐陽馳這種情況,冇什麼好辦法,隻能觀察,希望以後出現奇蹟。

她不能把希望寄托於奇蹟。

歐陽馳再不醒,要麼,她嫁給歐陽遠,要麼,她弟弟就得去坐牢。

她不想嫁給歐陽遠,更不想看她弟弟去坐牢。

於是,在她朋友給她介紹了廣廈事務所之後,她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立刻來到了廣廈事務所。

唐承安還想問點什麼,許連翹到了。

唐無憂言簡意賅的把周思若說的情況向許連翹介紹了一遍。

周思若哀求的看著許連翹:“許醫生,求求您幫幫我們吧!

隻要您能治好歐陽馳,您就是我的恩人,不管您有什麼要求,隻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應!”

“冇這麼嚴重,”許連翹擺擺手,“你就按事務所的規矩,簽合約。

合約簽好了,交了定金,我隨你去看看。

我要是能治好歐陽遠,你多付一份診金。

我要是治不好他,你就按事務所規矩交錢就行

周思若連忙點頭:“好!

謝謝許醫生!

您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

她朋友說,廣廈事務所這位女醫生,哪裡都好,就是脾氣有點古怪,讓她千萬不要得罪。

許連翹年輕、漂亮、氣質好,又被她朋友吹的神乎其神,她現在看許連翹的目光是敬畏的,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唯恐得罪了許連翹。

許連翹性子急,說乾就乾,和周思若簡單聊了幾句,就和周思若一起來到歐陽馳住的醫院。

雖然許連翹身邊有戰鬥力爆棚的助理,但唐無憂和唐承安也不知道為什麼,還是不放心許醫生一個人去醫院,一左一右陪同。

歐陽遠住的是高級病房,病房豪華的好似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門口還站著一個保鏢。

見到周思若和許連翹一行人,保鏢上前攔住他們。

周思若隻得停下腳步:“我為歐陽馳請了醫生,請你讓我們進去

保鏢說:“我們先生為我們二少爺請的私人醫生正在為我們二少爺做檢查,你們稍等,我進去問一下郭醫生,是否同意讓你們進去

不等周思若說話,他便開門進去。

他隻將門開了一條縫,側身擠了進去。

進門之後,他立刻關上了門。

幾分鐘後,他在裡麵把門打開,麵無表情的讓到一邊:“郭醫生讓你們進來

周思若和許連翹一行人走進歐陽馳的病房。

歐陽馳躺在寬大潔白的病床上,身上連著儀器,歐陽馳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許連翹走到歐陽馳的病床邊。

她的助理立刻走過去,將歐陽馳蓋著的被子稍稍掀開一些,露出歐陽馳的手腕。

許連翹按住歐陽馳的腕脈。

片刻後,她的唇角嘲諷的勾了勾,鬆開歐陽馳的腕脈,戴上手套,翻開歐陽馳的眼皮看了看。

她隻簡單看了一眼,便摘下手套扔進垃圾桶,施施然的吩咐助理:“夢夢,你給藍藍打個電話,讓她把我實驗室東牆的架子上,左上角最上麵的那個黑色小瓷瓶送過來

她的助理立刻點頭答應,走到一邊給許連翹的另一個助理打電話。

周思若忍不住小聲問:“許醫生,您看,能治好嗎?”

“能!”許連翹譏誚的笑了一聲,胸有成竹的說,“你放心,今天我就讓你看到一個活蹦亂跳的歐陽馳!

等我的助理把我要的東西送過來,你就能見證一場醫學奇蹟!”

歐陽馳的私人醫生郭哲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許連翹,彷彿在說,長的挺漂亮的一個姑娘,怎麼這麼會吹牛呢?

許連翹睨了他一眼,想著閒著也是閒著,和他聊天:“歐陽家給了你多少錢,讓你昧著良心幫歐陽馳裝昏迷?”

郭哲心臟一跳,心裡有些慌,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你說什麼?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

“你怎麼會聽不懂呢?”許連翹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裝昏迷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所以,冇外人在的時候,他肯定是要活動的。

你身為他的私人醫生,一直在病房裡陪著他,他裝昏迷,肯定瞞不過你。

你肯定知道他裝昏迷,但你冇有戳穿你,那麼,就肯定是歐陽家給了你足夠的錢,買了你閉嘴。

那麼,我就很好奇,歐陽家到底給了你多少錢,讓你罔顧醫德和良心,幫歐陽馳這樣的垃圾裝昏迷,欺瞞哄騙一個可憐的小姑娘

她指了指周思若:“要是因為你的助紂為虐,這樣一個柔弱善良的小姑娘,嫁入狼窩,難道你不會愧疚嗎?”

-情,不用管了。”“啥?”亞當一聽愣神了,“老大,咱們死了那麼多兄弟,不報仇了嗎?”“不,仇肯定要報,但團長不讓我參與了。”“我估計是瑪莎那個臭女人在後麵搞鬼,她想立功,那就讓她立功,最好讓任冰幾人把她手下的高手也乾掉幾個。”“哼!她敢看不起咱們,到時候我會讓她好看的。”萊特斯咬牙切齒,麵目猙獰道。亞當急忙問,“老大,那我們就真的不管了,咱們損失了那麼多兄弟,前麵也傷了任冰,豈不是白白便宜了瑪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