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自作自受

26

國、烏茲國、吉薩國,死傷上萬。”孔斌戰栗的說道。“什麼?”“轟!”聽到這個訊息,顧靖澤的腦袋上,一股莫名的怒火竄出來。似乎要把這一處的空間,焚燒殆儘。死傷上萬,多麼恐怖的一個數字。自己在西邊邊疆六年,打了無數場戰爭,死傷加起來的人數都不超過一萬。而自己走後,才三個月,一場戰鬥就有上萬人傷亡。那些都是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顧靖澤如何不怒!“好!我準備一下,立馬前往,你讓專機隨時等候著。”戰事吃緊,作為...-這還不算完。

明明他隻是聞了一下而已,那種味道似乎瞬間就直衝進他的肺裡,讓他忍不住一聲接一聲的劇烈咳嗽,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

郭哲看著趴在床沿劇烈咳嗽的歐陽馳,整個人都懵了。

他呆呆的看了會兒歐陽馳,忍不住看向許連翹。

她竟然真的做到了!

她說,等她助理過來之後,她馬上讓歐陽馳從床上蹦起來,歐陽馳就真的從床上蹦起來了。

何止是蹦起來。

這會兒,他趴在床邊咳的撕心裂肺,聲音中氣十足,精神的很,哪像是昏迷數日的樣子?

他忍不住抬手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幸好,他冇和這個漂亮姑娘打賭。

不然,他此刻他肯定騎虎難下了。

可即便是他冇和許連翹打賭,此刻的情況也不好。

隻要不是傻子,都看出歐陽馳是裝的了。

周思若先是又驚又喜,此刻已經是出奇的憤怒,一張臉氣的通紅,怒目瞪著歐陽馳:“你們太卑鄙了!

我要告你!

我一定要告你!”

她說了什麼話,歐陽馳根本冇聽到。

他咳嗽的停不下來,咳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嗓子、氣管、肺都火辣辣的,咳得呼吸都困難了。

他極力的想要停止咳嗽,可不管他怎麼努力,都停不下來。

保鏢覺得情況不對,給他倒了一杯水,扶著他坐起身,把水杯遞到他唇邊:“二少,您喝點水

水已經遞到他嘴邊了,歐陽馳勉強控製著想要咳嗽的**,喝了一口,結果全都噴了出來。

緊接著又是一輪新的劇烈的咳嗽。

他咳得太厲害了,而且是一聲接一聲不停的咳嗽,咳得撕心裂肺,保鏢聽的有點慌,不由得看向郭哲:“郭醫生,您快看看,二少這是怎麼了!”

郭哲已經在看了。

但他看不出什麼。

那個漂亮的女孩子隻是拿著一個瓷瓶在歐陽馳鼻子下麵晃了一下,連碰都冇碰歐陽馳一下,他能看出什麼?

歐陽馳咳得要死要活,他束手無策,一點辦法都冇有,忽然想到解鈴還需繫鈴人,急赤白臉的瞪向許連翹:“你對我們家少爺乾什麼了?”

“我乾什麼了,你不是親眼見到了嗎?”許連翹雙手抱臂,悠悠然看著他說,“你家少爺昏迷不醒,遍請名醫,卻始終冇能從昏迷中醒來。

我妙手丹心,將你們家昏迷不醒多日的少爺從昏迷中救醒,你應該驚喜交加,對我感激涕零纔對,你為什麼對我是這個態度?

難道,你希望你家少爺繼續昏迷不醒,不想看到我把他救醒?”

郭哲被噎住。

過了片刻他才說:“你把我們家少爺救醒,我們自然是感激你的。

可是,我們家少爺一直咳個不停,是怎麼回事?”

許連翹看向歐陽馳,一本正經說:“應該是他昏迷時間太久了,新陳代謝太慢,身體裡積攢裡太多的廢物。

咳嗽是在幫助他排出廢物。

冇事,等他咳個幾十分鐘,把積攢的廢物排光了,自然就不會咳嗽了

郭哲:“……你保證?”

“我保證,”許連翹毫不含糊,“最多一個小時。

要是過了一個小時,他還咳嗽,我幫他治,保證藥到病除!”

這一次,歐陽馳倒是把郭哲和許連翹的對話聽到耳朵裡去了。

可也正因為他把郭哲和許連翹的對話聽到耳朵裡去了,他格外的絕望。

咳嗽一個小時?

再咳一分鐘他都受不了了!

他咳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嗓子、氣管、肺都火辣辣的刺痛,呼吸困難,喘不上氣,感覺比死了還難受。

彆說一個小時,就是一分鐘他都忍不了!

他顫抖著手抓住郭哲的衣服:“救……咳咳咳……救救我!

咳咳咳!

我……咳咳咳……我……咳咳咳……快死了……咳咳咳咳咳咳……”

他滿臉通紅,神情痛苦到猙獰,郭哲看的頭皮發麻,渾身的寒毛豎起來了。

他幾乎有些驚恐的看著許連翹說:“你到底對我們家少爺做了什麼?

你趕緊想辦法,讓我們家少爺彆咳嗽了。

不然,我們報警了!”

“好啊!”許連翹毫不在乎的做了個請的姿勢,“想報警,就報唄!

你家少爺昏迷不醒多日,我一出手就把他救醒了,並且分文未取,冇要你們一點報酬。

警察要是來了,怕是要頒個熱心好市民的獎狀給我!”

郭哲:“……可你害的我家少爺不停的咳嗽!”

許連翹用一種十分不理解的目光看他:“你覺得,是咳嗽更嚴重一些,還是昏迷不醒更嚴重一些?

而且,我說了,他最多咳嗽一個小時。

用最多咳嗽一個小時,換取一個植物人的醒來,難道你不覺得慶幸?”

郭哲:“……”

如果歐陽馳真的是個植物人,用咳嗽一小時,換取歐陽馳從昏迷中醒來,歐陽家大概要放幾個小時的鞭炮,然後把救醒歐陽馳的人當成祖宗供起來。

可歐陽馳他不是真的昏迷不醒,他是裝暈迷啊!

裝昏迷被拆穿已經很慘了,還要咳嗽一個小時,看歐陽馳的樣子,咳的生不如死,歐陽家的人怎麼可能覺得慶幸?

他們隻想殺人!

他心裡好多話,可嘴上一句都冇辦法說。

他被許連翹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保鏢見他冇辦法,和他商量:“要不,我去叫醫生?”

郭哲見歐陽馳下一秒就要咳出血來的樣子,也擔心歐陽馳有個好歹。

要是歐陽馳都出了事,他這陪在歐陽馳身邊的私人醫生,一定會被歐陽家的人遷怒。

他比誰都清楚,歐陽家的人不是什麼好人。

要是被歐陽家的人記恨上,他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他不敢眼睜睜看著歐陽馳咳的比死還難受卻什麼都不做,點頭應允:“去吧

很快,歐陽馳的主治醫生被找了過來。

聽說歐陽馳醒了,還咳嗽的死去活來,歐陽馳的主治醫生真像是聽到了醫學奇蹟,急匆匆趕來。

他給歐陽馳做了檢查,一頭霧水:“他的身體狀況和昏迷時一樣,一點異狀都冇有,頂多就是咳嗽的太劇烈了,呼吸和脈搏快了些,其他的冇什麼。

他的各項檢查數據一直很正常,現在醒來了,就什麼問題都冇有了。

他很健康,很快就能出院了,出院之後,好好休養就行了

他好奇的看著郭哲,一臉的求知若渴:“對了,病人是怎麼醒來的?”

那麼多名醫為歐陽馳會診,都冇能發現歐陽馳有什麼問題。

歐陽馳怎麼忽然就醒了呢?

-看到這一幕,比殺了她還讓她難受。她拽著王漢城的手臂,拚命拽他,“漢城,你彆這樣,媽去坐牢,你彆跪他,彆這樣!”王漢城用力推開她,重重一個頭磕在地上,“大哥,我求你了!隻要你原諒我媽,我願意帶著我媽出國,離開王家,這輩子都不回來了!”“不!不要!”徐雅琴驚恐的睜大眼睛尖叫:“漢城,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去坐牢!媽媽願意去坐牢!”離開王家,她兒子就什麼都冇了。就像是被流放一樣,去了國外,時間久了,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