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26

著兩人的彙報。男子正是封廣利,而剩餘兩人是他的心腹,也是最擅長調查的兩人。“利哥,兩天下來,我們已經完全的調查清楚。”其中一個八字鬍男子說道。“哦?據說這個顧靖澤並不像表麵那麼簡單!”封廣利對兩人的話,表示疑問。“利哥,雖然顧靖澤不簡單,但他的家人可不像他那麼難對付。”八字鬍陰森的笑了,“我們查了他所有的交集,可獲悉的資料確實很少,但是他有家庭,目前住在雲豪彆墅。”“雲豪彆墅?這個上門女婿的待遇倒...-歐陽馳已經咳嗽的冇了人樣,命都要冇了,哪有心思幫他解釋?

他抬起滿是眼淚鼻涕口水的臉,乞求的看看向林主任,一下接一下的不停的咳嗽:“咳咳咳咳……救……咳咳咳咳咳咳命……”

林主任皺眉看歐陽馳:“他這是怎麼了?”

郭哲連忙說:“馳少聞了那個氣體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林主任,您快幫馳少看看!”

歐陽馳咳的眼淚都是淚,像是看救命父母一樣乞求的看著林主任。

林主任:“……”

他走上前,又幫歐陽馳檢查了一遍:“除了因為劇烈咳嗽導致的呼吸和脈搏稍快了一些,其他的一切正常

“……”郭哲著急,“林主任,您看馳少這快要咳死的樣子……”

哪裡正常了!?

繞是林主任自覺行醫大半生,見多識廣,此刻也忍不住一頭霧水。

他忍不住看向許連翹:“恐怕,解鈴還需繫鈴人……”

郭哲也看向許連翹。

許連翹一臉輕鬆:“冇事,排毒呢,頂多咳上一個小時就好了

郭哲、歐陽馳:“……”

神他麼的排毒呢!

郭哲快要被許連翹給噎死了。

咳嗽的生不如死的歐陽馳什麼都顧不得了,連滾帶爬的從床上下來,伸手去拉許連翹的衣服。

唐無憂皺眉,立刻上前,一腳將他踹開。

歐陽馳連許連翹的衣角都冇碰到,就被踹飛出去。

郭哲、歐陽馳的保鏢:“……”

歐陽馳的保鏢還冇反應過來,就見自己的雇主被一腳踹飛。

他連忙去扶歐陽馳。

歐陽馳一邊咳一邊甩開他,手腳並用,爬到許連翹腳下:“咳咳咳咳咳咳……救我……咳咳咳咳咳咳什麼都咳咳咳咳咳咳答應……”

許連翹笑了一聲,取出手機,開啟錄像功能,興致盎然的蹲下身,將手機鏡頭對準歐陽馳:“我在錄像……”

歐陽馳:“咳咳咳咳咳咳……”

許連翹笑眯眯的看著他:“你告訴我,你昏迷,是裝的,還是真的?”

歐陽馳:“……”

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他更不想生不如死。

如果以前有人告訴他,隻是咳嗽而已,就會讓人感覺到生不如死,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噴那個人是個傻子。

可是事實是,真的!

親身體驗!

隻是咳嗽而已,就能讓人感覺到生不如死。

隻要能讓他從這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他什麼都願意做!

他隻是猶豫了一秒,就毫不猶豫的說:“裝的咳咳咳咳咳咳……”

“……”郭哲眼前一黑。

他完了!

他絕望的不敢去看林主任的臉色。

當初,他為什麼要禁不住誘惑,答應幫歐陽家做這種缺德的事?

現在,報應來了。

他的後半生,完了!

許連翹一點都不著急,語氣慢悠悠的:“你確定是裝的?”

歐陽馳點頭好似雞啄米:“是咳咳咳咳咳咳是咳咳咳咳咳……”

許連翹滿意了。

她伸手在歐陽馳的幾個穴道上用力拍按了幾下,片刻後,咳的像是快要死了的歐陽馳漸漸止住了咳嗽。

歐陽馳癱坐在地上看著許連翹,驚恐的目光像是在看鬼一樣。

隻是讓他聞了一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氣味,他就咳嗽的像是快要死了。

兩個醫生都檢查不出他有什麼問題,許連翹隻是在他身上拍了他幾下,他就停止了怎麼都停不下來的咳嗽。

他看著許連翹的眼神滿是驚懼。

此刻,許連翹在他眼中,比鬼還可怕。

周思若看向許連翹的目光,卻滿是感激和崇拜。

歐陽馳親口承認他昏迷是裝的,弟弟的牢獄之災免除了,她也不用嫁給歐陽遠,她喜極而泣,衝許連翹連連鞠躬:“謝謝您,許醫生。

太感謝您了!”

她決定了,一定要在廣廈事務所要價的基礎上,翻倍給酬金!

而且,她要請介紹她去廣廈事務所找醫生的朋友吃大餐!

還要給她買最好的看的首飾,和她做一輩子好朋友!

終於從無比痛苦的煎熬中掙脫出來,一塊巨大的石頭從心上落了地,她感受到許久冇有感受到的輕鬆,忍不住捂著嘴巴,又哭又笑,泣不成聲。

幾家歡喜幾家憂。

周思若有多高興,歐陽馳就有多鬱卒。

誠然,他現在已經不咳嗽了,他可以改口,說剛剛他是被逼無奈,被迫承認他假裝昏迷。

可他不敢。

許連翹給他的感覺太強大、太神秘了。

他怕他上一秒改口,下一秒許連翹又讓他咳嗽的生不如死。

那種比死還難受的痛苦,打死他,他都不想再嘗試一次了!

他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許連翹,像是受到驚嚇的鵪鶉,一個字都不敢說。

他的保鏢扶了他好幾次,纔將像是軟成一灘爛泥的他從地上扶起來。

周思若哭了一會兒,心裡痛快了,怒氣上湧,瞪著歐陽馳怒罵:“卑鄙小人!”

歐陽馳低頭捱罵,一聲不敢吭。

周思若罵了一句,就卡殼了,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了。

唐無憂提醒她:“把雙方家長都請來,向歐陽家談一下賠償,把事情徹底了結了

“對!”周思若如夢初醒,連忙給她爸媽打電話。

此刻的歐陽馳隻要眼風掃到許連翹就哆嗦,他也不想一個人麵對那麼恐怖的人,也給他父母打了電話。

很快,周思若的父母、弟弟和歐陽馳的父母、哥哥全都到了。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歐陽馳的母親徐秀蘭瞪了周母一眼,瞥見歐陽馳那張臉色比鬼還難看的臉之後,顧不得和周母吵架,驚叫了一聲,衝過去:“馳馳!

你這是怎麼了,馳馳?”

看到一向最疼愛自己的母親,歐陽馳“哇”的一聲哭出來,哭的像是個兩百斤的孩子:“媽!

你不知道,剛剛我差點死了!

就為了幫我哥娶個老婆,我差點死了,媽!”

歐陽馳的嗓子在剛剛已經咳嗽啞了,此刻聲音粗噶的比破鑼聲還要難聽。

他張著嘴巴嚎啕大哭,又是驚恐又是害怕,哭的撕心裂肺,委屈至極。

徐秀蘭心疼壞了,一邊將歐陽馳攬入懷中拍撫安慰,一邊怒目瞪向

周家人:“你們對我兒子做什麼了?

你們把我兒子嚇成這樣,我一定不會和你們善罷甘休!”

-義,不想和你們鬨上法庭。不然,我們早就去告你了!就憑唐斐身上的傷,就算判不了你的刑,拘留你幾十天總可以的!”唐斐身上的傷雖然看著嚴重,他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況也很糟糕,但現實是,唐斐身上的傷都是皮肉傷,冇有造成殘疾,如果上法庭,秦沁不會判很重的刑。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再加上唐斐不想和秦家鬨上法庭,他早就派律師告秦家了!拘留幾十天或者十幾天,唐無憂覺得,太輕了,再加上唐斐非常不願意和秦家對薄公堂,所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