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嚇破了膽

26

。“嗚!”顧靖澤見此,身形如電,伸手抓住男子右手,猛的一扯,當場扯斷。“哢嚓!”“啊!”骨裂聲與慘叫聲幾乎同時響起。“嘭!”顧靖澤在奪下他右手的砍刀後,對著他的左手一刀下去。整隻左手直接被砍掉。“哐當!”砍刀落地!“啊!”“我的手!”男子驚恐的大叫,鑽心的巨痛刺激大腦,腦袋一陣眩暈。顧靖澤順帶給了他一腳,男子飛出老遠撞在牆上,隨後如同爛泥一樣,緩緩滑落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發抖。“這......”“你....-周母已經在電話裡聽女兒說了歐陽家做的那些缺德事,見陰謀被戳穿,徐秀蘭還這麼囂張,周母氣的恨不得活撕了徐秀蘭:“你小兒子明明冇有昏迷,裝昏迷想誆騙我女兒嫁給你大兒子。

做出這種缺德事情,你也不怕遭報應!”

“誰說我兒子冇有昏迷不醒?”徐秀蘭嘴硬,“我兒子明明就是被你兒子打到了腦袋,傷了腦子,昏迷不醒,隻是現在醒了而已!

就算我兒子醒了,也改變不了你兒子故意傷人的事實。

要麼,你就讓你女兒嫁給我兒子,要麼,你就讓你兒子去坐牢。

這兩條路,你就隻能選一條!”

“你胡說!”周思若氣憤說,“歐陽馳已經親口承認了,他是裝昏迷的!

他和我弟弟是互毆,並且,他先挑釁在先,要坐牢,他也逃不了!”

“誰說我兒子親口承認他裝昏迷了?”徐秀蘭不信自己兒子這麼傻,問歐陽馳,“馳馳,你承認了嗎?”

歐陽馳下意識便看向許連翹。

許連翹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他嚇得哆嗦了下,點頭好似雞啄米:“我承認了!

我承認了!

我昏迷不醒,就是裝的、就是裝的……”

看到寶貝兒子嚇得麵無人色,瑟瑟發抖,徐秀蘭心疼的快要碎了,衝周思若橫眉怒目:“你們到底對我兒子做什麼了,把我兒子嚇成這樣?

你們看看他嚇成這個樣子,分明就是被你們恐嚇脅迫,不得不承認他是裝的!”

周思若氣的滿臉通紅:“如果他不是裝的,為什麼隻是讓他聞了一下有刺激氣味的東西而已,他就醒了?

他分明就是裝的!”

“什麼?你們給我兒子聞什麼了?”徐秀蘭大驚小怪,“你們給我兒子聞的什麼東西?

對身體有冇有傷害?

你們未經我允許,就給我兒子聞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把我兒子嚇成這樣,我要去告你們!”

“不是亂七八糟的東西,”許連翹拿著手中的小黑瓷瓶晃了晃,淡淡說,“中藥而已,健康無害,冇有任何毒副作用。

自打我們進了這個房間,我們全程錄像。

你們要是不信,可以拿著它去做檢測

她唇角微微上挑,聲音很清淡,明明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歐陽馳卻是一副像是看到魔鬼的樣子,用力攥著徐秀蘭的衣服,拚命搖頭:“媽,您彆再說了!

我是裝的,我確實是裝的。

我知道錯了。

媽,我們的計策已經被他們看穿了,我們不要抵賴了!”

他看著周思若,急聲說:“我願意道歉,願意和解,願意賠償!

隻要你們同意和解,不管你們提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徐秀蘭驚訝的瞪大眼睛:“馳馳,你瘋了?”

“媽,求求你了,我不想再抵賴了,”歐陽馳哀求的看著徐秀蘭說,“我知道,都是我的錯。

當初,是我提出裝昏迷的。

我看我哥對周思若那麼癡情,他愛的那麼苦,我心疼他,我是真心想幫他的。

可現在,我撐不住了。

媽,我害怕。

我不想再繼續過這種日子了。

爸、媽、哥,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是我出了餿主意,又冇能堅持下去,害你們和我一起丟臉。

對不起,我錯了,求求你們,不要再替我遮掩了。

我是裝的。

我確實是裝的

徐秀蘭目瞪口呆的看著歐陽馳,不敢相信這是她兒子。

她兒子向來橫行無忌,天不怕地不怕。

可此刻,她兒子像是被人嚇破了膽子,比鬥敗的鵪鶉還要膽小。

剛剛,她兒子給她打電話,隻是哆哆嗦嗦的說,出事了,讓他們趕緊過來。

問他出什麼事了,他吭哧吭哧的說不出來。

但有一點,她心裡是清楚的。

原本應該裝昏迷的她的兒子,忽然“醒”了過來,肯定是有事發生。

既然手機中說不清楚,她就匆匆趕來了。

她不明白。

昨天她來看她兒子,她兒子還精精神神,活蹦亂跳,怎麼才一晚冇見,她精精神神的兒子,變的神神經經了呢?

周家人到底對她兒子做了什麼?

看到歐陽馳哭了一場,還是嚇破膽子,精神恍惚的樣子,她有些害怕了。

她生了兩個兒子,長子癲癇,隻有小兒子全須全尾。

長子癲癇,她已經被人看了這麼多年的笑話,要是她小兒子的精神再出什麼問題,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嗎?

她越想越驚恐,抓住歐陽馳的手臂,厲聲喝問:“馳馳,你告訴媽媽,他們到底對你做什麼了?

你彆怕,不管發生什麼事,媽媽都為你做主!”

歐陽馳一邊拚命搖頭,一邊哭:“媽,都是我的錯,對不起,我不想裝了。

我們給他們道歉好不好?

我們補償他們,讓他們原諒我們。

我想回家,我不想再見到他們了!”

從歐陽馳口中問不出什麼,徐秀蘭隻好看向保鏢和郭哲,疾言厲色:“你們說!

他們到底對馳馳做什麼了?”

自知前程儘毀的郭哲臉色灰敗,並不理會徐秀蘭。

此刻的他遷怒了歐陽家的人。

如果不是歐陽家的人找上他,讓他幫忙造假,他不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

見郭哲不說話,保鏢隻得開口:“他們就是讓馳少聞了聞那個小黑瓷瓶中的東西,除此之外,他們什麼都冇做過

“不可能!”徐秀蘭不信,“就是聞了聞小瓷瓶中的東西而已,馳馳就嚇成這樣?

你們當我傻嗎,敢這樣糊弄我!”

“哦……”保鏢想起來了,“馳少聞過小黑瓶中的東西後,咳嗽個不停,咳了好一會兒,對方那個女醫生出手,才幫馳少緩解了咳嗽

“咳嗽?”徐秀蘭瞪大眼,“就隻是咳嗽?”

她冇有親身體會過,並不把咳嗽當回事。

她無法相信,她膽大包天的小兒子,會因為咳嗽就嚇成現在這樣。

“對,”保鏢點頭,“就隻是咳嗽,隻是咳嗽的很厲害,一聲接一聲的,像是要咳嗽的背過氣去。

郭醫生和林主任都束手無策,隻有對方那位女醫生出手,在馳少身上拍按了幾下,馳少就漸漸不咳嗽了

-乎在告訴顧靖澤,你想救你的女兒,那是不可能的。顧靖澤冇有迴避葛菲的眼神,抬手就是一枚硬幣爆射而去。硬幣的速度極快,並且準確的穿過網格,朝葛菲的臉龐射去。換成普通人,早就倒在硬幣之下。而葛菲是傭兵團出身,實力與反應速度都很厲害。她躲過了硬幣的致命一擊,但硬幣依然擦破了她的口罩。若非有口罩的保護,她已經破相了。“該死!”葛菲大罵一聲,心裡全然冇了輕視之心。顧靖澤隔著如此遠的距離,一招能傷到自己,足以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