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一十七章我求求你,你放過我吧

26

顫抖,感覺整個人像看了恐怖片一樣瑟瑟發抖。手下也是聽有人說人民公園裡發生命案,著急忙慌的跑過去檢視。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遍地屍體,血流成河。簡直可以用屍山血海來形容。尤其是看到佐泉和他的手下,腿都嚇軟了。江佐家族在這些年飛黃騰達,加之佐泉平常也很高調,崠京大部分人都認識佐泉。佐泉高調的原因,除了家族勢力龐大了,還有自己強大的實力。那手下見到佐泉被一槍爆頭死去,背後嚇出一身冷汗,下意識朝周圍看去...-徐秀蘭懵了。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像是在聽玄幻故事!

歐陽馳嚇破了膽,抓著徐秀蘭的衣服哭求:“媽,我們算了吧!

我錯了!

都是我的錯!

媽,我們和他們和解吧。

我想回家!

我要回家!”

他又哭又鬨,瘋瘋癲癲,徐秀蘭被他嚇的不行,連連說:“好,我們回家!我們回家!”

事已至此,雖然她不甘心,但也隻能和解了。

她小兒子隻有昏迷不醒,周思若的弟弟纔有可能坐牢。

隻有周思若的弟弟有可能坐牢,周家纔有可能接受他們家的要挾,將周思若嫁給她的大兒子。

現在,她小兒子已經醒了。

周思若的弟弟不會被判刑了,周家絕不可能再將周思若嫁給她大兒子。

再繼續鬨下去,已經冇有意義了。

她吩咐保鏢:“你去給馳馳辦出院手續

她找出歐陽馳的衣服,遞給歐陽馳:“馳馳,換衣服,換好衣服,咱們回家

她將衣服塞進歐陽馳手中,冇好氣的瞪向周家人:“我兒子要換衣服了,你們還不快出去?

你們要看我兒子換衣服嗎?”

周母氣結。

她狠狠瞪了徐秀蘭一眼,對丈夫和兒女說:“咱們回家!”

既然歐陽馳醒了,這件事應該徹底瞭解了。

警方那邊,相信歐陽家很快會銷案。

她兒子和歐陽馳是互毆,既然歐陽馳冇事了,如果歐陽家繼續糾纏,那麼,雙方都有責任,歐陽馳也冇好下場。

歐陽家都人雖然壞,但並不蠢,相信他們不會把局麵弄成兩敗俱傷。

隻要歐陽家銷了案,以後他們就可以過平靜的生活了。

想到這裡,周母鬆了口氣,頓覺一陣已經許久冇感受到的神清氣爽,一身輕鬆。

“就這麼走嗎?”許連翹冇動,問周思若,“你想就這麼算了嗎?”

正準備和母親離開病房的周思若愣了下,很快回過神:“許醫生,您說怎麼辦?

我聽您的!”

許連翹睨了歐陽馳一眼,悠悠然說:“他騙了你們家那麼久,害的你們擔憂驚懼,家宅不安。

他還以此為藉口,逼你嫁給你不喜歡的人。

如此惡劣的行徑,就這麼一筆勾銷,你不覺得太便宜他了嗎?”

“當然!”周思若連連點頭,“有時候我恨的想要殺死他們。

可是,殺人是要犯法的,我隻能忍著

許連翹說:“殺人不至於,但怎麼也要讓他們付出些代價

徐秀蘭聽的眉頭直跳:“你誰啊?

我們和周家的事,你一個黃毛丫頭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手畫腳?”

“媽,你彆這麼說她!”歐陽馳驚慌失措的用力拽徐秀蘭的衣服,看著許連翹的目光,彷彿許連翹是一個青麵獠牙,肋生雙翅的魔鬼,“媽,我們賠償!

我們賠償!”

“……”徐秀蘭氣急敗壞,“兒子,你是不是躺傻了?

周思尚打破了你的腦袋,害你在醫院裡躺了這麼多天,我還冇找他們要賠償呢,你還要賠償他們?”

“媽,你聽我的,我們給他們賠償!”歐陽馳尖叫,“媽,我不想再見到他們。

你趕緊給他們賠償,讓他們走。

以後我再也不想見到他們!”

他相信那個長的比明星還漂亮的女孩子,有無數種辦法讓他生不如死。

而他這輩子再也不想體會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他現在隻想快點將許連翹一行人送走,不管周家提出什麼賠償條件,他都願意答應!

徐秀蘭快要氣瘋了。

可看到寶貝兒子臉色慘白,麵無人色,渾身顫抖,嚇得魂不附體的樣子,她慌亂又心疼,隻得依著歐陽馳的話做。

她不情不願的問周思若:“你們想要什麼賠償?”

周思若看向許連翹。

許連翹悠悠然說:“第一,你們全家每個人都要承認錯誤,鄭重的給周思若道歉。

第二,你們要給出經濟賠償。

至於賠多少……”

許連翹看向周思若:“你說了算

周思若連連點頭:“好

“每個人都要承認錯誤?”徐秀蘭的臉色難看的厲害,“什麼叫每個人都要承認錯誤?”

“就是字麵上的意思,”許連翹淡淡說,“你們一家四口,每個人都要站在周思若麵前,向周思若鞠躬道歉,說一說,你們錯在哪裡,以後要怎麼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徐秀蘭氣的臉色漲紅,厲聲喝斥:“你彆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難道不是你們?”許連翹冷睨她,“這都什麼社會了,你們家居然還想逼婚?

周思若不喜歡你兒子,可就因為你兒子喜歡她,你們一家就要聯合起來耍弄陰謀詭計,逼迫周思若嫁給你兒子。

幸好,周思若遇到了我們,我們幫她戳破了這場騙局。

如果她運氣不好,冇有遇到我們,為了她弟弟,甘願犧牲,真的嫁給了你兒子,她這輩子豈不是就毀了?

你們做了這麼缺德的事情,既然還有臉說被人欺人太甚,你們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誰說我兒子是裝的?”徐秀蘭還在嘴硬,“我兒子被周思尚打的頭破血流,這是很多人都親眼看見的!

我兒子就是被周思尚打壞了腦袋,導致昏迷不醒,隻不過今天湊巧醒了而已。

我兒子昏迷不醒,千真萬確,你憑什麼說我兒子是裝的,說我們一家聯合起來騙人?”

不等許連翹說話,歐陽馳先崩潰了。

他死命的拽徐秀蘭的衣服,連連阻止:“媽,你彆說了!

我求你了,你彆說了行嗎?

我就是裝的!

我隻是昏迷了一會兒而已,我很快就醒了。

我就是故意裝昏迷,想幫我哥娶周思若。

我錯了!

都是我混蛋,想了這麼個餿主意,連累了全家。

是我對不起您,對不起爸,對不起大哥,也對不起周思若。

我錯了,我混蛋,我該死。

我知道錯了,媽,我求求你,你放過我吧!”

歐陽馳的話讓徐秀蘭瞪大眼睛:“馳馳,你說什麼胡話?

媽全心全意為了你好,怎麼會傷害你呢?

什麼叫讓媽放過你?”

-集團的老闆,隻知道CEO薑莉。崔申浩與李元碩對視一眼,充滿疑惑,感慨一句這麼神秘。“神不神秘,我就不清楚了,反正白氏集團絕對是個好企業,燕城人都知道。”“還有顧家集團也是。”“你們要是找工作也可以去顧家集團問問的。”老闆隨口建議。李元碩來了興趣,故意多點了幾串烤肉,讓老闆開心開心,好多打聽一些。“嗯,好吃!”“烤的很嫩!”李元碩豎起大拇指連連稱讚,“老闆,再來幾串烤肉。”“好的,老闆。”燒烤老闆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