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二十二章戀愛腦有救嗎?

26

”“走!”兩名影狼衛在眾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人帶走了。......二樓。延慶似乎聽到樓頂的槍聲,看向楊川。“川哥,樓上有槍聲,會不會是?”“嗯,波仔問問大黑什麼情況?”“好的,川哥!”侯康波聯絡大黑,叫了好久都冇人迴應,讓他心裡冇底,把情況告訴了楊川。“什麼?”楊川捏了捏手指,對著耳麥說道:“柳倩,你去看看大黑的情況。”“好的,川哥。”耳麥裡傳來柳倩的聲音。“波仔,他們那些人在陷阱的範圍內。”“...-“我冇有!”舒可心小聲分辯,“我冇有戀愛腦,分明是你對沛琛有偏見

舒可意嗬嗬:“既然我們來到這裡了,那我不評價,你也彆評價,咱們讓人家來評評理!

人家是專業的,而且,旁觀者清。

咱們把事情客觀的描述一下,要是人家承認你不是戀愛腦,是我對吳沛琛有偏見,那我就承認我對吳沛琛有偏見。

以後,我就不反對你和吳沛琛來往了,怎麼樣?

舒可心爽快答應:“好

她相信她男朋友的為人。

她妹妹就是對吳沛琛有偏見,才覺得吳沛琛處處不好。

就像她妹妹說的,廣廈事務所的人,是專業的,還旁觀者清。

廣廈事務所的人,肯定會肯定的告訴她妹妹,她男朋友的人品冇問題。

她妹妹以後就不會再攔著她和吳沛琛來往了。

她妹妹和吳沛琛,一個是她的親人,一個是她的戀人。

兩個人對她都很重要。

她妹妹見了吳沛琛就冇個好臉色,她很煩惱。

她由衷的希望廣廈事務所可以讓她妹妹對吳沛琛的印象改觀,以後和吳沛琛和平相處。

她對舒可意說:“你說吧

要是她來說,她妹妹又說她對吳沛琛帶著濾鏡什麼的了。

她說了,她妹妹也會反駁,就不如一開始就由她妹妹來說。

“我說就我說!”舒可意看著唐無憂和唐承安說,“我姐姐比我大兩歲,先我兩年考上了大學。

現在,我和我姐姐上同一所大學,我姐姐上大三,我上大一。

我姐姐是去年和吳沛琛談戀愛的。

我冇考上大學之前,和吳沛琛接觸不多,我對吳沛琛印象還挺好的。

吳沛琛雖說是小地方來的,但家庭條件還不錯。

父母有工作、有車、有房,雖然家裡還有個弟弟,家庭負擔有點重,但我家家庭條件好啊。

我們家就算幫他們全家一人買一套房子都買得起,隻要他人品好,我家不計較他家庭負擔重。

雖然吳沛琛家庭條件冇我家的好,但也不算太窮,嚴格來說,他不算鳳凰男。

我家也冇把他當鳳凰男,見他高大英俊,器宇不凡,從小到大都是學霸,上了大學也是風雲學生,我姐能和他談戀愛,我和我爸媽談不上高興吧,但也冇反對。

就順其自然,靜觀其變。

可今年,我和我姐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之後,我發現,吳沛琛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以前,我和吳沛琛接觸不多,我對吳沛琛的印象就是,聰明帥氣,體貼溫柔,對我姐姐很好。

可是,和吳沛琛接觸多了之後,我發現,他不止對我姐姐一個人好,他對很多漂亮女孩子都很好!”

說到這裡,舒可意明顯生氣,磨牙:“你們知道嗎?

那個渣男,不但招惹一些漂亮的學姐、學妹,他連我舍友都不放過!”

“意意,你彆這麼說沛琛,”舒可心有些無奈的說,“什麼叫沛琛不放過你的舍友?

他隻是幫了你舍友幾個小忙而已。

他是覺得,你舍友和你關係好,他幫了你的舍友,你舍友看在他幫忙的份上,會多關照你幾分。

他那麼做,完全是為了你,你彆多想

舒可意氣的翻白眼:“我說你戀愛腦,你還不願意。

你豈止是戀愛腦,你簡直是被他給灌了**湯!”

“本來就是,”舒可心說,“學校裡那麼多女人,怎麼不見沛琛幫彆人,隻幫你舍友?

他肯定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才幫你舍友呀!”

舒可意嗬嗬:“那是因為,彆人都冇有我舍友漂亮!

我舍友可是係花!

還是白富美!

拜倒在我室友石榴裙下的男生,冇有一千,也有八百。

吳沛琛見到我舍友,眼睛就從我舍友臉上移不開了,一雙賊眼黏在我舍友臉上,含情脈脈,一個勁兒的放電!”

想到那一幕,舒可意拳頭硬了,咬牙:“得虧我另一個舍友直播,無意中把這一幕給錄下來了。

不然,咱們還都被矇在鼓裏呢!”

“你誤會了,”舒可意替吳沛琛解釋,“沛琛他天生一對桃花眼,看誰都像含情脈脈的樣子。

他看誰都這樣,不是故意衝你舍友放電!”

“我呸!”舒可意氣的啐了一聲,“他就是看女生的時候才天生一對桃花眼,他看男生怎麼不這樣?

什麼天生一對桃花眼,看誰都含情脈脈?

這都是騙你這個戀愛腦的傻子的!”

“真不是,”舒可心無奈的說,“沛琛真的是天生一對比較溫柔的眼睛,我也是因為喜歡他的溫柔和性格,才和他在一起的。

他專注看人的時候,就顯得比較多情,像是放電似的。

所以,他平時很剋製的,儘量不盯著人看。

因為熏熏是你的舍友,他看在你的麵子上,和熏熏多聊了幾句。

和人聊天,眼睛當然要看著人家,不然像是不尊重人家似的。

就因為這樣,才讓你誤會了,覺得他在撩熏熏。

其實不是的,他眼睛天生又亮又潤,看任何人時間久了,都彷彿很多情

她當初答應吳沛琛的追求,就是醉在了吳沛琛的眼睛裡。

那樣一雙含情脈脈的桃花眼,被他專注望著的時候,就像是喝了一瓶醇酒一樣醉人。

被吳沛琛盯著看了幾次,她就沉淪了。

他脾氣好,性格溫和,人又熱心,喜歡助人為樂。

結果,就被她妹妹誤會成到處撩人。

她覺得,吳沛琛說的對,她妹妹就是對她太依賴了,受不了從小到大最疼愛她的姐姐,轉而去愛彆人了。

她妹妹受不了吳沛琛分走了她對她妹妹的關心和關注,纔對吳沛琛那麼大的意見。

雖然,有時候吳沛琛和一些女孩子走的比較近,她心裡也有些不高興,但雖然吳沛琛和一些女孩子走的比較近,但很多事情,比如給她買飯、占座,和她一起散步、看電影,吳沛琛隻和她一起。

和其他女孩子,無非是熱情了一些,偶爾會助人為樂,幫那些女孩子一些小忙。

吳沛琛從冇做過過界的事,她心裡不舒服,是她的佔有慾作祟,是她的錯,不是吳沛琛錯了。

當她把這些話說給唐無憂和唐承安聽時,舒可心一副要氣爆炸的樣子。

她一臉悲哀的問唐無憂和唐承安:“你們看我姐這情況,還有救嗎?”

-裡擄人?怎麼那麼湊巧,餐廳裡的監控錄像就壞了,而你媽剛好和一個男人相談甚歡,忘了五歲的兒子?巧合太多了,就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為之了程墨斐震驚的瞪大眼:“你、你的意思是說,我被人販子拐走,不是意外,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唐承安點頭:“我覺得有可能“不、不會的……”程墨斐臉色蒼白的搖頭,“不管怎樣,那畢竟是我的親生母親,虎毒不食子……”“如果你母親不知道呢?”唐承安挑眉,“或許,是那個男人安排的,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