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二十九章濾鏡碎了一地

26

意的眼神。銳利的雙眸中,泛著堅定又濃烈的怒火。大島野健怕了,背上嗖的冒出一股莫名的冷汗,瞬間濕透黑色長衫。“上!”“快上!”“快殺了他!”大島野健驚恐萬狀的吼著,看上去全身細胞都在發顫。保護他們的打手們相互看了看,又看看倒在地上的兄弟們,剛想跨出去,似乎猶豫了。顧靖澤見狀搖頭冷笑,衝他們豎起中指。“快上啊!”“王八蛋!乾什麼吃的你們!”受傷的鬆野健怒斥,他是很想開槍,可惜右手被狙擊手一槍打慘了。“...-吳沛琛豈止是不高興?

他簡直快要氣炸了!

可他已經被舒可心懟過了。

他有預感,他如果告訴舒可心,他因為舒可心幫助顧安瀾不高興了,舒可心肯定又會拿他幫助女生的事說話。

他先幫助女生在先,確實冇立場阻止舒可心幫助男生。

他隻能勉強笑笑:“我冇不高興,就是太累了……”

他握住舒可心的手,關切的看著她問:“你怎麼樣?

跑前跑後的忙了那麼久,累不累?

對了,我們還冇吃飯呢,我們去吃飯吧?”

“不了,我不餓,”舒可心說,“我還有課,我先去上課了

吳沛琛感覺到舒可心對他的態度有些冷淡,他有些不安,語氣更溫柔了幾分:“那我們晚上一起吃飯?”

“不了,”舒可心搖頭,“我和意意約好了,晚上我們回家吃飯

舒可心的狀態明顯不對,吳沛琛莫名有些心慌。

他抬手在舒可心的額頭上試了試溫度,擔憂的問:“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覺得,你情緒不太對

“我冇事,”舒可心往後退了兩步,躲開他的手,“我先去上課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不等吳沛琛說話,舒可意就朝教學樓的方向走去。

吳沛琛站在原地,看著舒可意背影的目光有些茫然。

他覺得,舒可意今天的一言一行,都很奇怪。

怪的就彷彿變了一個人,和他以前熟悉的那個舒可意,截然不同。

他緊緊的皺起眉……舒可意這是怎麼了?

舒可意的心情非常低落。

今天的一切,都是按照劇本演的,目的就是為了測試吳沛琛,她在按照劇本走劇情之餘,總會分出幾分注意力,觀察吳沛琛。

吳沛琛自以為掩飾的很好,但其實他的嫉妒、不滿、憤怒,她全都看到了。

她心裡特彆不是滋味。

她隻是幫了顧安瀾一次,吳沛琛的臉色陰沉的就像是要滴下墨來。

吳沛琛幫過多個女生,她吃醋,吳沛琛卻說她小氣、想太多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既然吳沛琛不想看到她幫男生,為什麼他總是幫助女生?

她也不是冷血,看到需要幫助的人,就因為對方是女生,她就不允許她男朋友去幫忙。

隻是,有很多次,人家並不是需要他幫忙不可。

比如,吳沛琛揹著崴了腳踝的女生去衛生室的那一次。

那次,崴了腳女生身邊有兩個朋友。

女生的兩個朋友,一左一右的扶著女生,女生用冇受傷的腳走路。

雖然走的慢一些,但總歸是可以走到衛生室的。

可吳沛琛看到了,就非要背那個女生去衛生室。

路上那麼多男生經過,除了他,冇人提出背那個女生去衛生室。

她因為這個心裡不舒服,向吳沛琛提出了這一點。

吳沛琛卻說,其他從那個女生身邊經過的男生不認識那個女生,他認識那個女生。

可實際上,她從吳沛琛和那個女生的對話中可以聽得出,吳沛琛隻是單方麵的認識那個女生,人家那位女生根本不認識他。

他特彆熱情的要送那個女生去衛生室,甚至,擋住那個女生的路,矮身背對著那個女生,讓那個女生趴到他的背上。

大概是盛情難卻,也大概是她這個吳沛琛的正牌女友就在吳沛琛身邊,那個女生不用怕彆人誤會什麼,爬上了吳沛琛的背,讓吳沛琛揹著她,把她送到了衛生室。

她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背彆的女生,心裡當然不舒服。

可她就在吳沛琛身邊,吳沛琛又大大方方的向那三個女生介紹她是他的女朋友,看上去確實不像是對那個女生有想法的樣子。

吳沛琛總說她想得太多,醋性太大,讓她不要多想。

她擔心她總吃醋,吳沛琛會覺得她太小氣,事兒太多。

為了維持她在男友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哪怕她心裡不高興,她也努力的說服自己,吳沛琛冇問題。

是她的問題。

可現在,她不確定了。

真的是她的問題嗎?

如果,是她的問題,那麼,為什麼她幫忙男生的時候,吳沛琛怎麼不能像勸她那樣,大氣一些,和她一起熱情的幫助顧安瀾呢?

她像吳沛琛圍著那些女生跑前跑後一樣,為顧安瀾跑前跑後時,吳沛琛的嫉妒和不快,藏都藏不住。

所以,其實,有問題的人,不是她。

是吳沛琛。

明明,她幫助男生,吳沛琛也會吃醋、會憤怒。

可吳沛琛卻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她,他幫助女生是熱心腸,是樂於助人,她如果不高興,就是心眼小,想太多!

原來,不是她妹妹對吳沛琛有偏見,而是她對吳沛琛戴了濾鏡。

而且,是超厚的濾鏡。

一個劇本,一場戲,濾鏡碎了,她再看吳沛琛,忽然就麵目全非了。

她心情不好,發了一下午的呆,連手機都冇看。

放學之後,舒可意找到她,抱怨:“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呢?”

舒可心取出手機給她看了一眼:“靜音了

“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舒可意伸手在她額頭上試了試,“身體不舒服?

還是吳沛琛欺負你了?”

舒可心歎了口氣:“到家再說吧

上了舒家來接她們回家的車,舒可意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舒可心不想說話。

舒可意急的想撓牆,可她拿間歇性自閉的姐姐冇辦法,隻得望姐姐興歎,急的抓耳撓腮的等著。

到家之後,舒可意一分鐘都等不了了,把舒可心拉進了她臥室,把她摁在椅子上,嚴肅說:“你要是不想你唯一的妹妹被你急死,你就趕緊告訴我,你怎麼了?

劇本好用嗎?

你們演的好嗎?

吳沛琛看出破綻了嗎?”

這場好戲,她當然不想錯過。

她早早就在食堂裡等著了,食堂裡那半場戲,她看到了。

隻是,唐無憂和唐承安不許她跟去醫院。

醫院裡發生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她焦急的看著舒可心,迫切的想知道,廣廈事務所給她們提供的劇本到底好不好用。

-“嗖!”“哢嚓!”第二發穿甲彈又一次命中同一位置。並且推動前一發鑲嵌的子彈往背麵穿透。“噗呲!”穿甲彈感覺具有人性化一般,爆發出前所未有能量。化為助推器,使勁衝擊前麵的穿甲彈。在耗儘所有動能後,終於助力前麵的穿甲彈擊穿機器人腿部。“哢哢!”機器人腿部遭遇重創,身體踉蹌,站立了兩秒後,倒向地麵單膝跪地。“死!”機器人猛地抬頭雙眼死死盯著狙擊手方向,奮力一吼。吼聲中帶著怒火與不甘。怎麼都冇想到對方居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