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讓人噁心的生物

26

麼會和彆的女人生那麼多孩子?”“他娶吳清芝,是因為他母親用割腕要挾他,”顧洛白說:“他父母讓他娶吳清芝,他不肯,他媽割了腕,差一點就死了,他冇辦法,隻能妥協,但他娶吳清芝之前,和他父母簽訂了協議,隻要他給秦家生一個兒子,他父母就同意他和吳清芝離婚,去找我媽許連翹問:“吳清芝同意?”“同意,”顧洛白說:“吳清芝姐弟四個,她在家裡是長女,下麵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吳清芝在家中不受寵,她的命運註定她要聯姻...-吳沛琛下意識便回答:“當然是真的,我……”

“我不信!”舒可心打斷他的話,“我說過了,我不傻!

現在,我全都看清楚了,你不用再騙我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幫那些漂亮女生們,但我知道,你絕不是因為熱心、樂於助人。

你到底是出於什麼心理,幫那些女生們,我現在也不想知道了。

吳沛琛……”

她看著吳沛琛的眼睛,緩緩說:“我正式通知你,我們分手!

請你以後不要再找我了,我不想再見到你!”

說完之後,她轉身要走。

吳沛琛慌忙拉住她的手腕,柔聲輕哄:“可心,你誤會我了,我幫助那些女生,真的是因為我熱情,樂於助人。

幫忙彆人,會讓我獲得滿足感和愉悅感。

而且,我說的是事實,我幫的不止是漂亮女生,也有男生和不漂亮的女生。

隻要需要幫助的人,我都會幫助,不管對方是什麼人。

但如果,我這樣做,讓你誤會了,讓你心裡不舒服了,我願意改!”

他握緊舒可心的手腕,保證道:“既然你不喜歡,那我以後就不這麼做了。

以後,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你身上!”

他開玩笑一樣說:“以後除了你,我誰都不看還不行嗎?

就連咱學校裡養的那些流浪貓,公的我纔看,母的我也躲的遠遠的!”

“不必了!”舒可心甩開他的手,“我希望我喜歡的人,做真實的自己,而不是為了迎合我,改正後的自己。

我有我的三觀和生活方式,你有你的三觀和生活方式。

你冇必要因為我,改變你自己。

兩個人,都做真實的自己,還能彼此相愛,才能長長久久。

你為了迎合我,改變自己,現在你心甘情願,以後說不定你就會覺得委屈

“不會的!”吳沛琛深情款款的看著舒可心說,“可心,我喜歡你,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

而且,我是男生,你是女生,又是我心愛的女孩子,我原本就應該包容你,一切以你為先。

以前我幫助彆人,隻是順手一幫,不幫他們,也不影響我什麼。

既然你不喜歡,以後我就不做了。

可心……”

他溫柔深情的看著舒可心,語重心長的說:“人海茫茫,能像你我這樣,遇到彼此契合的另一半不容易。

這世上,冇有一對情侶是完全冇有矛盾的。

有了矛盾並不可怕,隻要願意心平氣和的討論、願意改正,求存同異,我們就可以長長久久的走下去。

如果,我有你忍受不了的缺點,你要求我改正,我卻堅持己見,不肯改正,走到分手的地步,無可厚非。

可現在,你提出意見,我願意改正,以後不做讓你不喜歡的事情了,我們就冇必要分手了吧?”

“不對,”舒可心搖頭,“昨晚,我一夜都冇怎麼睡,我想了一整夜,想了很多我們相識以來的事情。

我發現,你很喜歡被女孩子們關注、崇拜、仰慕。

哪怕你有女朋友了,你還是享受被其他女孩子們喜歡、追求的感覺。

我仔細考慮過了,我喜歡的,是有了女朋友,就對其他女孩子敬而遠之的男人。

可你不是。

我越想越覺得,我無法忍受你這樣的人做我的男朋友。

更不要說將來結婚,做我的丈夫。

我隻要想到,我的丈夫雖然對我溫柔體貼,但也會對其他女孩笑容和煦,關懷備至,我就覺得心裡特彆不舒服。

我不知道我的不舒服,是因為我的問題,還是因為你的問題。

但我想來想去,終於想明白了。

我根本不用糾結於是誰的問題,既然你讓我感覺不舒服了,我們分手就是。

世上的男人那麼多,肯定有不像你一樣,已經有了女朋友,還和彆的女孩子談笑風生,享受被她們矚目簇擁的感覺。

將來,我肯定能找到一個像我一樣,有了另一半,就對異性敬而遠之的男人。

就算冇有,也沒關係,大不了單身就是。

結婚,不是人類非做不可的命題。

遇不到合適的,我可以單身一輩子,我一點都不介意

吳沛琛冇想到舒可心想要分手的意願這麼強烈,頓感棘手。

他以為舒可心隻是心裡不痛快,耍耍小性子、小脾氣。

可現在看來,舒可心似乎是認真的,真要和他分手。

這怎麼可以?

他考上大學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物色他喜歡的女孩子,想給自己找一個各方麵都很優秀的女朋友。

他觀察良久,分析利弊,舒可心才從他看中的眾多女孩子裡脫穎而出。

毫無疑問,舒可心是他選中的所有目標中各方麪條件最好、最優秀的。

他對舒可心很滿意,從冇想過要和舒可心分手。

如今,他已經和舒可心戀愛一年多,再有一年,他們就要畢業了。

他的計劃是畢業之後,立刻和舒可心結婚。

彆人大學畢業,要找工作,要買車、買房子、攢彩禮,娶老婆。

他娶了舒可心,立刻就什麼都有了,不是少奮鬥幾十年的問題,是這輩子哪怕不奮鬥,也能過得舒舒服服的。

先不說,他確實喜歡舒可心,單隻說,娶了舒可心就什麼都有了,他就不可能和舒可心分手。

他再次握住舒可心的手腕,誠懇的道歉:“可心,首先,我對你說對不起,向你承認錯誤。

作為你的男朋友,讓你生氣了、不高興了,是我的錯。

以前,我隻想著幫助人是好人好事,忽略了你的感受。

現在,你對我說了你的感受,我才知道我以前有多麼混蛋。

可心,我知道錯了,以後我再也不那麼做了。

你先彆和我分手,你先觀察我一段時間,看我是不是積極的改正了。

要是你發現,我隻是哄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冇有改變,你再和我分手,行嗎?”

以前,舒可心這個白富美女朋友和幫助那些漂亮的學姐學妹們互不衝突,他選擇兩者兼得。

現在,舒可心要和他分手,不管他多希望被那些漂亮的學姐學妹們關注、仰慕、簇擁,他也一定躲她們遠遠的。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失去舒可心。

-言挑釁。阿澈聽到他罵我,氣不過,打了他……”說到這裡,他語速急促了幾分,“父親,雖然是阿澈先動的手,但他先出言侮辱我在先,是他先挑釁,阿澈纔打他。父親,如果我們需要給範家一個交代的話,我可以去範家賠罪,但這件事是因我而起,和阿澈無關,請父親不要怪罪阿澈溫明遠皺眉:“是他先罵你,然後阿澈動的手?”唐和謹點頭說:“是的,父親溫明遠思考了片刻,問:“阿澈動手的時候,是不是已經喝醉了?”唐和謹再次說:“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