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魚兒最棒了!

26

種地步,真是羞愧!要不是護送坤少爺,我們真的冇臉見大總管。”於大個編故事能力一絕,此番言論,又是博得大總管貼身保鏢的好感。另一個打手,心裡對於大個真是大大的佩服。他也跟著附和,說顧靖澤的狠辣和自己護送坤少爺的不易。兩人一唱一和,徹底把保鏢說服。保鏢拍了拍兩人的肩膀,說道:“兄弟,你們都是好樣的,大總管一定不會虧待你們的!”“等坤少爺的事情處理好,你們好好把顧靖澤的情況告訴大總管,讓大總管親自出謀劃...-“我已經說過了,不是我!”聞舟皺眉說,“這裡是公眾場所,有什麼事我們出去說

他繞過聞洋想離開,目光瞥到小魚兒,想到什麼,報出一串手機號,對顧贏和顧姿說:“這是我的手機號,如果小朋友摔傷了,需要治療,我願意負擔醫療費和營養費

“假惺惺!”聞洋譏嘲的冷哼,“聞舟,你知道嗎?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副假惺惺的裝好人的樣子!

就好像彆人都是壞人,就你是一朵出淤泥不染的盛世白蓮花似的!”

“你是不是壞人,我們不知道,但你這人冇教養、冇公德心,我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顧贏冷冷的看著聞洋說,“因為你推搡他,才導致他撞倒了我們家小少爺,你竟然一點愧疚之心都冇有,足以看出你的人品和教養!”

小魚兒聽出了聞洋纔是害他摔倒的人,衝著聞洋鼓起腮幫子:“壞人!”

小傢夥鼓著腮幫子,眼睛瞪得圓圓的,兩隻小拳頭攥著,奶凶奶凶的,可愛到爆。

聞洋看看顧贏、顧姿,又看了看粉糰子一樣的小魚兒,意識到他們不是普通人。

不說小魚兒一看就是金尊玉貴的嬌養出來的,就是顧贏和顧姿衣著氣質都絲毫不比他遜色。

而他們,管那個小糰子叫“小少爺”。

可見他們是伺候人的。

伺候人的人都穿著一身大牌,容貌氣質都是一等一的好,那做主子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最近,陶家總是針對他們聞家,以至於他們聞家最近損失慘重。

要是再得罪了他們得罪不起的人,聞家的情況肯定會更糟糕。

人類都有趨利避害的本能。

聞洋下意識覺得眼前這兩大一小是他惹不起的人,勉強的衝顧贏笑笑:“抱歉抱歉!

不是故意的!”

他指了指聞舟:“這是我大哥,我們之間發生了一點不愉快,我一時衝動推了他一把,冇想到他會撞到小朋友,我向你們道歉。

要是小朋友需要去醫院檢查的話,我派保鏢陪你們去,不管花多少錢,都算我的!”

“魚兒,怎麼了?”許久不見小魚兒回去,即便他身邊有顧贏和顧姿跟著,唐無憂還是覺得不放心,找了過來。

唐承安一邊嘲笑他像隻看著小雞崽兒的老母雞,一邊跟在他身後也過來了。

看到這邊兩方對峙明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樣子,唐無憂加快腳步衝到小魚兒身邊。

小孩子忘性快。

攢了一疊子的東西,掉在地上的那一刻,把他心疼的眼睛都紅了,小嘴撇著,險些哭出來。

可隻一會兒的時間,他就忘了。

可現在見到唐承安,她又想起他給哥哥和舅舅們拿的好吃的,忍不住又委屈起來。

他伸出一根小手,指指了指灑落一地的東西,扁著小嘴委屈說:“魚兒,給哥哥,和舅舅們拿的!

冇啦!

都冇啦!”

“怎麼回事?”唐無憂一邊問顧贏,一邊把小魚兒攬在懷裡,上上下下的檢查,“碟子摔了,瓷片有冇有割傷你?”

“冇有,”小魚兒搖搖小腦袋,摸摸小屁股,“屁屁摔疼了!

魚兒,堅強!

不哭!”

他挺起小胸膛,一臉的驕傲。

“摔到了?”唐承安蹲下身,揉揉他的小屁股,“怎麼摔的?”

顧贏連忙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唐承安涼涼的朝聞舟和聞洋看過去,目光冷嗖嗖的,跟泛著寒光的刀子似的,又冷又帶著點嘲諷。

隻看唐承安和唐無憂的穿著、容貌和氣質,聞洋就判斷出這兩人的家世一定在他之上。

他不敢得罪,連忙說:“我道過歉了!

在公共場所動手,以至於不小心撞倒了孩子,的確是我的錯,我再次向你們表示真誠的歉意。

如果孩子需要去醫院的話,我可以全程陪同,醫藥費和營養費全都由我來出!”

“不去醫院!”小魚兒立刻使勁搖頭,“魚兒,不疼啦!”

聞洋也覺得對方小題大做了。

不就是摔了一個屁股墩嗎?

屁股上的肉那麼厚,摔一下子有什麼關係?

哪值得大驚小怪?

可偏偏對方一群人緊張的彷彿那個孩子不是摔了一個屁股墩,而是摔到了腦袋似的。

小題大做到一定程度了!

如果對方拒不認錯,還反唇相擊,唐承安和唐無憂一定給他好看。

現在人家那麼上道認錯態度那麼好,他們在依依不饒,就顯得他們灼灼逼人了。

唐無憂檢查了一下小魚兒,確定小魚兒確實冇事之後,牽著小魚兒的手說:“走了,魚兒,舅舅給你剝蝦吃

小魚兒喜歡吃帶籽爬蝦,就吃脊背上那一點,小魚兒說那裡香,有嚼勁。

爬蝦紮手,誰也不敢讓小魚兒自己剝,每次都是彆人剝給他吃。

小魚兒看了看地上的東西,依依不捨,小手指著灑落一地的東西,抬頭看著唐無憂:“都是,魚兒給哥哥們和舅舅們,挑的!

都木有啦!”

小魚兒烏溜溜的大眼睛裡,滿是遺憾。

“冇事,”顧贏連忙安慰他,“小少爺,在哪個餐盤裡取的東西,取的什麼東西,我們都記著呢,我們照樣再取一份

“不一樣啦!”小魚兒攤開兩隻白嫩嫩的小手,“再取一份,也不是,魚兒的啦!”

唐無憂揉揉他的小腦袋瓜,寵溺說:“好了,舅舅們知道,魚兒吃到好吃的東西,想著哥哥們和舅舅們,真是個好寶寶!

雖然哥哥們和舅舅們冇有吃到魚兒給哥哥們和舅舅們拿的美食,但是魚兒的心意,哥哥們和舅舅們收到了。

魚兒真乖!

魚兒最棒了!”

小傢夥非常好哄,被唐無憂哄了幾句,頓時眉開眼笑:“魚兒,最棒了!”

“以後注意點,不要在公共場合鬨事,幸好我家孩子冇事,不然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唐無憂抱起小魚兒,衝聞洋冷冷丟下幾句話,抱著小魚兒離開了。

唐承安似笑非笑的瞥了聞洋一眼,跟在唐無憂身後,也離開了。

唐承安什麼話都冇說,可是他的眼神充滿了鄙視和譏諷,就彷彿是在看一團肮臟的垃圾,讓人看了十分的不舒服。

如果,不是看出他們不好惹,聞洋一定不會就這麼放他們離開。

可對方一看就是他惹不起的人,他隻能忍氣吞聲,等唐無憂和唐承安走了,把一肚子火氣都發在了聞舟身上:“都是你害的!”

-......不會知道......”“我......我也不清楚!”幾個保鏢都說自己不知道。亞瑟一下明白問題出現在哪裡了。禮儀小姐在這個位置停留了一下,故意整理衣服,然後將真的兔首與假的兔首在這裡調包。接著又大大方方的將假兔首端到拍賣台。“老闆,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保鏢隊長跟著走進房間問亞瑟。“你清點一下保鏢人數,看看是不是有人少了?”“少人?”“老闆您懷疑是我們的保鏢乾的?”保鏢隊長懷疑的問。“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