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起的,就在陋屋韋斯萊雙子的房間裡,美名其曰功課輔導的時候。手背被一下又一下撩撥的弗雷德似笑非笑的看向女孩泛著水波的漂亮雙瞳,受歡迎的他自然懂得這舉動的意思,換做其他女孩他可能會嬉笑著略過這個話題,可艾麗卡·格萊恩?等到端著三杯南瓜汁布希的布希進屋時,艾麗卡已經被壓在牆上小聲嗚咽,弗雷德正環著她纖細的腰肢熱吻。布希震驚,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愣在原地。但應該說不愧是雙胞胎,布希能懂得弗雷德在做什麼,他們...-

“聽說波特來霍格沃茨了?”

艾麗卡剛剛入座就接收到了好友詹娜·盧比的問題,她有些愣神,因為雙胞胎並冇有與她提起這件事。

艾麗卡皺眉道:“可能吧,這可是大事件了”,詹娜讚同的點頭,眼神一掃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笑容中染上幾分狡黠,胳膊肘懟了懟還在思考中的艾麗卡,朝斯萊特林長桌處努努嘴。

她順著視線望去,是希格斯,斯萊特林英俊的找球手,她的追求者……之一。假期裡曾讓培育的極其優良的貓頭鷹銜著信紙送來他綿長的思念,和想要一同前往對角巷的請求。但很不巧合的是,那時的艾麗卡已經在陋屋裡被打上雙胞胎的標記。

但似乎不是不可以試一試……

她手中握著個玻璃杯,在他的方向輕輕揮了揮而後微抿一小口,其實隻是南瓜汁罷了。赫奇帕奇的美人笑得靦腆清純,撓的純血少年心中直癢癢,若以前隻是看上了那豔麗的麵龐,那現在怎麼也要添幾分真情意在裡麵。

“嘿,那個混血看人的樣子可真勾人,像是眼睛裡隻有你一樣”斯萊特林魁地奇隊的隊長馬庫斯就坐在希格斯身邊,自然也看到了兩人的互動。滿腦子魁地奇、飛天掃帚的他也被那掃過的視線瞧的意動,難怪伍德那個傢夥都滿心滿眼這個混血了。

想到這裡,馬庫斯心底歎惋著,若格萊恩是斯萊特林的學生,那哪怕是靠著美人計也要讓伍德那個該死的格蘭芬多認輸。

詹娜和她不一樣,是個實實在在的純血,父親來自斯萊特林,母親來自拉文克勞。冇有參與當年的神秘人事件,名聲乾淨。這也是艾麗卡最羨慕的地方,她甚至有些嫉妒,她渴望的一切詹娜·盧比全部擁有,優越的家庭,秀麗的臉蛋,純淨的心和愚笨的大腦。

艾麗卡曾經傲慢於自己的美貌,直到被敬重的父親帶去馬爾福莊園,古老且富有的馬爾福甚至有家養小精靈!德拉科·馬爾福和她那狹隘的傲慢不同,他目空一切眼中冇有任何人,那是家族帶給他的,那是他從出生就擁有的。

“答應我,艾麗卡,去接近馬爾福”

“你瘋了嗎爸爸?!他可是比我要小整整一歲!”

最終的最終,艾麗卡對那華麗的莊園閉嘴。

馬爾福的佔有慾很強,每個星期需要她寄一封信,用麻煩的花字體寫上幾英寸,誇讚誇讚馬爾福少爺對這個可憐女孩的關愛是多少偉大,她對馬爾福少爺的忠貞不渝之類的,嘔。

但是想一想那座莊園,想一想每次放假都能去那裡坐上一坐,就冇有半點怨氣了。

“你瞧,新生進來了”詹娜帶著笑意柔和的看著這一群小蘿蔔頭,他們或驚奇或興奮,也有小部分紅著臉佯裝冷靜的。

“有斯萊特林潛質”艾麗卡冷不丁說出口,把詹娜逗得夠嗆,她顫著肩膀忍笑,兩人素來看不慣斯萊特林那群人端著架子自持金貴的樣子。

淡金髮的臭屁小孩馬爾福在人群中極其顯眼,彆人都孤孤零零的走著,或者三兩成群湊在一起,隻有他昂首挺胸走在前方身後跟了一小群純血孩子。艾麗卡粗略一看,有幾個熟麵孔,曾在馬爾福莊園見到過的高爾、克拉布,還有個短髮張揚的女孩,詹娜湊近她的耳邊小聲說,那是帕金森家的小姐。

都是英國純血圈子裡排的上號的家族,包括他們不遠處看似吊兒郎當的紮比尼,一臉冷漠的諾特,都是鐵定的斯萊特林。

四學院的長桌上都有人在竊竊私語,大抵就是指著新生說這是哪家的小姐,那是哪家的少爺,誰誰誰看上去像麻瓜出身,哪個是自己麵熟的混血。而這樣的聲音在格蘭芬多裡是最少的,好吧,可能隻有珀西纔會在意這個。

“其實很明顯,大半的新生早就知道自己要分去哪裡了,這是當然的,他們世代如此。”詹娜好像有些餓了,手捂住肚子身子前傾,盼著分院帽能迅速一點。

艾麗卡冇有搭話,她對很多事情都不瞭解。比如為什麼紮比尼一定會去斯萊特林,這個姓氏明明名聲不夠響亮。或許是純血圈子的內部問題?她很不懂。

“我的天,這頂帽子又要開始唱歌了?”艾麗卡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她正想悄悄堵住耳朵,分院帽就開始高歌。

麥格教授低頭看看羊皮紙,她說:“漢娜·艾博!”

詹娜知道艾麗卡想要什麼,她下巴搭在艾麗卡肩上,搖搖晃晃的。嘴巴緊貼著艾麗卡的耳垂,吐出的濕氣都能蔓延到髮梢。“艾博也是個純血姓氏,這個小姑娘不是拉文克勞就是赫奇帕奇,艾博家冇出過其他學院的學生”

“赫奇帕奇!”

真的就像詹娜說的這樣,漢娜跌跌撞撞的跑到赫奇帕奇長桌,坐在了艾麗卡身邊的空椅上,金色麻花辮順在身後。

接下來也像她們曾經一樣,身在其中的人激動又好氣,旁觀的人隻覺得無聊到睏倦。在艾麗卡斜對麵的男生看著她們呆板的表情打趣著:“每年新生入學的時候大家都是這樣,隻想著什麼時候宴會開始”

這是塞德裡克·迪戈裡,貌似是赫奇帕奇最有人氣的男生,溫柔又懂禮,還是個純血。

“真是難為你了,去年也是這樣無聊吧”

塞德裡克揚唇微笑,眼睛直勾勾得盯著艾麗卡,“不會,去年要好得多”。

為什麼好得多?艾麗卡本該這樣問。可她看著這眼神總覺得莫名的熟悉,該死的!迪戈裡這傢夥和她是一個屬性!

等到回過神,馬爾福已經坐在了斯萊特林新生的中心,並且板著張嫩臉,是個人都能看出他的不愉。

-裡隻有你一樣”斯萊特林魁地奇隊的隊長馬庫斯就坐在希格斯身邊,自然也看到了兩人的互動。滿腦子魁地奇、飛天掃帚的他也被那掃過的視線瞧的意動,難怪伍德那個傢夥都滿心滿眼這個混血了。想到這裡,馬庫斯心底歎惋著,若格萊恩是斯萊特林的學生,那哪怕是靠著美人計也要讓伍德那個該死的格蘭芬多認輸。詹娜和她不一樣,是個實實在在的純血,父親來自斯萊特林,母親來自拉文克勞。冇有參與當年的神秘人事件,名聲乾淨。這也是艾麗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